2lu58熱門連載小說 諸天諜影 愛下-第六十七章 邪王神威,六道輪迴鑒賞-7khq0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发现主神殿一改以前的大度,在关键力量上面极为吝啬,黄尚就决定用手段了。
女娲助无名重拾浑天宝鉴功力,诸天开始拉回拥有主宰潜质的契约者,主神殿的无动于衷,是自信契约绑定牢不可破,但现在色孽受到六耳猕猴针对,要被生擒活捉,镇压权柄,它顿时坐不住。
这是实时的威胁,关系到终极决战。
必须放血了。
有鉴于轮回者本就获得源力赐予的情况,洞察宝镜终究出动,分出相当一部分力量,来到石之轩手中。
石之轩持有的,当然不可能是九大核心部件的正品,却也有了不可忽视的神威。
诸天主神这两大死对头的洞察伟力,首度聚于一者身上!
于是乎,邪王手持洞察神器,对准六耳猕猴就是一照。
唰!
如同最强效的卸妆水,猴子直接现了原形,色孽那妖媚的身躯不见,露出了毛脸雷公嘴的模样,颊生六耳,微微阖动。
不过下一息,天赋法不传六耳运转,镜光偏移,六耳猕猴一个翻身,随心铁杆兵朝着石之轩当头抽下。
石之轩不慌不忙,探手一拨,力量转移,捏向色孽。
“雅蠛蝶!”
色孽经过这番折腾,本就不完整的力量大大衰弱,在邪王手中发出颤栗,更被不断解析,洞察秘密。
由于六耳猕猴变化得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照现形时,也顺便暴露了许多秘密,此时顿时势如破竹,发出凄厉的呼喊声。
“阻止他!”
眼见石之轩真要灭了色孽,众巡狩齐齐攻上。
————
九大主宰或许能接受从主神殿那边抢夺人才,但巡狩们却接受不了一个投入主神殿的契约者,压过他们继承主宰之位!
“主宰至高无上,只有最强者才能成就!”
石之轩的性格可不似无名那般好说话,七分精力放在色孽身上,剩下九分全力动用洞察宝镜,甚至不惜透支它的力量,双手一转,无数黑白匹练如同飘带般飞射出去。
呼!呼!呼!呼!
难以形容的气劲层层叠叠,席卷寰宇,转眼间,就将整个维度空间,编织进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气茧之中。
不死印法,以一敌众!
重生:将门毒女 风瑾月
众巡狩的力量施展开来,哪个不是震天动地,可无论是宏大还是精妙的进攻,都陷入了生死轮转中,上下四方,触目之处,还都是石之轩那淡然的目光。
“不好!”
每位巡狩都激灵了下,有种自己被看得一干二净,一切秘密无所遁形的感觉。
荒古上尊 江疤兒
剑颂 淡水鲈鱼
当截天三剑的锋芒遥指过来,更生出随时会被灭杀的生死危机,下意识的躲避。
这就是洞察神效。
源力对诸天强者的压制,这一刻在石之轩身上重回,体现得淋漓尽致!
面对战斗力飙升的盖世邪王,最终还是六耳猕猴的随心铁杆兵建功,成功突破不死印法的协力,与之短兵相接!
截天三剑第八剑使出,隐隐有晋升第九剑的威仪,不过六耳猕猴亦是变化无方,另一类型的遇强则强,眼见单纯的棒法不能占据便宜,也摇身一变成了石之轩,展开同样的斗战绝招。
万界仙武学院 伯爵不死
他的战斗力随之提升,还有因果权柄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倒转因果。
无解杀招!
“好手段,就借你之力,灭杀这邪神吧!”
石之轩神情变化,显然意识到一旦与六耳猕猴交锋,势必陷入千变万化的因果纠缠,当机立断,洞察宝镜翻转,汲取了六耳的第一波进攻力量,再陡然回收自身的真元,共同作用于色孽身上。
轰隆!
众巡狩没想到石之轩以一敌众,还敢作此大胆的决断,棋差一招,唯有眼睁睁看着石之轩集两者之力,重击色孽。
“生命之光……罪恶之火……终将……熄灭!”
不完整的色孽苦尽死来,成为了四大邪神中第一个意志步入死亡的存在,如同蝴蝶展开翅膀,每片翅膀上面都有眼珠胡乱旋动,然后齐齐爆开,形体消散。
不加以节制的欲望,永不会使人感到满足,超越权柄的碎片露出,上面淡淡残留着法外之理的气息。
目标变得更具体了。
将法外之理的力量分离,使得权柄恢复正常,诸天就在邪神一战中取得大胜。
但那不关石之轩的事情,邪王将色孽的尸体信手一丢,看向洞察主宰方向:“主宰之位,舍我其谁?”
当他发出胜利宣言之时,最后一场邪神大战,也进行到了关键时刻。
阿尔萨斯对黄裳对奸奇!
黄裳和奸奇之前所做的,都是辅助的定位,不直接出手,力量却笼罩全局,提供关键的支持。
黄裳洞天福地,进阶超越,令友军实力大增,奸奇则是无孔不入,诡道渗透,将敌人从内部瓦解。
两者一个强化一个削弱,呈现出针锋相对的势头,斗了个旗鼓相当。
直到冰封王座的降临。
“轮回开启!”
阿尔萨斯从王座上起身,倒持霜之哀伤,往脚下一插。
嗡!
顿时间,六件神器化作六道光轮,圣光、奥术、自然、死灵、虚空、邪能的力量贯彻宇宙,展开了六扇光门。
每一扇都比起融合世界中,燃烧军团进攻漫威宇宙的宇宙之门都要恢宏,那是真正根植于力量本源的门扉,一旦推开,门后面就是一个与现实大相径庭的世界。
轮回世界!
六位一体,六道轮回,阿尔萨斯在混沌之海中得到的启发,用来完善升华了原有的道路。
如今的手段看起来与佛门的六道轮回有异曲同工之妙,却要精妙太多,同时将两者卷入,既阻止了黄裳的超越之力,也扼制住了奸奇无孔不入的阴谋渗透。
幻之楓林飛雪 絕世呆瓜
黄裳和奸奇不愿意受此束缚,同时出手。
黄裳文袍耀起,圣笔书写人道精神,自强不息的力量一路贯穿,奸奇则是探出无数触手,每一根触手的尽头都是人脸,并非全部是负面情绪,反倒是喜怒哀乐,各有不同,引动生灵各种情绪,放大一切欲念。
红尘众生,五蕴皆迷。
这股渗透太过厉害,以一己之欲而化众生之欲,演尽红尘大千,滚滚浊流,又随念感应,以众生欲为己之欲,应众生的所念所想,幻化出种种完美人生的幻境,使之颠倒迷离,沉醉不已。
这番战斗如同黑客,在以人心欲念组成的红尘网络中互相攻伐,即便轮回的层数再多,也能顺藤摸瓜,找出真身所在,直捣黄龙。
“你不出来!”
阿尔萨斯眼中露出冷意,自信地一转霜之哀伤,七道符文依次耀起,眨眼间,六道轮回里面又改头换地。
令奸奇都为之惊奇的是,思路和气息完全不同了,就像是另一位强者组成的轮回。
没错,六道轮回最厉害的地方,是轮回里还有轮回。
那些轮回,则是其他巡狩主持。
不比灭霸一骑绝尘,让别的竞争者心服口服,每个竞争轮回主宰的巡狩,都位于阿尔萨斯的六道轮回中,进行一场绝妙的合作。
比如此时,奸奇就坠入了巡狩沙加的天舞宝轮,生生流转,剥夺一切感官,无法进攻,也不能逃避,唯有调整邪力,再度渗透入侵。
可不待奸奇查看明白天舞宝轮的玄妙,天旋地转,又换了一方轮回,下一位巡狩接手,继续研究。
轮回套娃展开。
你以为你在第一层,其实下面还有一百层。
而且彼此间的竞争依旧存在,谁能将敌人留在自己的套娃轮回中,就证明一定程度的成功。
需要考虑到过程中车轮战的消耗,却也能体现出各自对轮回权柄的研究,触类旁通,共同进步。
他们这番文斗别出心裁,逼迫着奸奇要不断适应各种方式的轮回之力,无休无止,疲于应对。
倒是黄裳漫步,饶有兴致地观览着那无穷轮回世界,超越之力进入其中,在轮回的世界里翱翔。
所有权柄都是辐射诸界,统御最是真实,一切都在统御之中,而超越权柄则偏向虚化,更与世界观息息相关。
而在诸多轮回世界里,无数的世界观被统合起来,构筑成一个无比奇特的大网,重叠的被合并,矛盾的被统一,独特的被保留,亿兆生命,亿兆信息,包含了起源、过程与结果。
当黄裳文袍升起的人文长河徜徉在其中时,外界无比繁杂的冲击,反倒令他内心变得空寂,逐渐下沉,收缩沉凝。
众多巡狩微微变色,感到一股蓬勃向上的力量,即将喷发,有心要阻止,却发现无处下手。
因为超越是一种极为自我的事情,除非提前灭杀黄裳,否则根本无法阻止。
偏偏轮回攻势看似无解,在正面杀伐上却是弱项。
于是乎,他们拼命运转轮回之道,只能眼睁睁看着,黄裳体内冲出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气息,沛然飞腾,一路攀升,永无止境!
超越!超越!
顿时间,一股纯澈的光辉从黄裳体内,由内到外的扩散出来。
有生之年不說我愛妳 青顏如風
所照之处,万物晶莹剔透,拥有一种处于这个世界,又超然于上的奇异状态。
黄裳大袖一卷,背于身后,施施然出了轮回之境。
“好强的人,好大的心愿,可惜是敌人!”
轮回权柄巡狩无法阻止,却也心悦臣服。
若论对权柄之力的浸淫掌握,这位简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至少这一代的超越主宰,在继承主宰之位前,没有如此造诣。
只可惜,是主神殿的契约者。
越是厉害,越要拦下!
他们的目光齐齐看向阿尔萨斯。
这位轮回权柄的领头者。
眼见黄裳闯出六道轮回,阿尔萨斯不慌不忙,六道再转,由收纳转为释放,吸纳了超越之力的,向着封神榜呼应!
神来一笔的配合!
诸天巡狩、主神殿神魔、月关三大契约者、四大邪神之间混战之际,昊天上帝一直稳坐天庭至高之位,有条不紊地吸纳诸界,融入统御的范围。
这是独一无二的机会,错过了这个时机,即便是以昊天上帝的实力和统御权柄的威能,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诸天大部分世界整合到一起,形成有效的战斗力量,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其中封神榜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恰好,这件神器所对应的就是轮回权柄之力。
从石之轩得洞察宝镜,战斗力陡升能够看出,如果能同时得到诸天和主神殿的权柄,两者相辅相成,有更显著的效果,值得阿尔萨斯一试!
此时在昊天上帝的允许下,霜之哀伤化作流光,探入封神榜深处!
問仙說 菁吟
“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待吧,外面的战斗太危险了,八星级也有随时陨落的可能啊!”
“可是待在这里,万一被封神榜炼化,成为诸天一方怎么办?”
封神榜里面还有之前神降的神魔,正在左右迟疑。
既是惊惧于外面的战斗狂澜,又担心再这么下去他们要被封神榜炼化,绑上诸天这艘即将撞上冰山的大船。
站在他们的角度,无论怎么看,诸天都没有匹敌主神殿的可能。
即便如此,众神魔经过激烈的讨论后,还是决定自保为上,特意避开了流光。
霜之哀伤也没有理会这群神魔,携带着轮回权柄的恐怖力量,直射深处的光点。
嗡!
难以言状的震颤后,一枚奇特的圆珠从中浮现出来。
由虚幻变得清晰。
“主神殿一心要夺回,又藏得如此之深,‘煌’留下的最后一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黄尚的注意力转移过去。
军火贩子的抗战
经过探索,他已经确定,光点是一个宝库,可能是“煌”特意留下的最后遗物。
昊天上帝整合各界时,统御权柄的力量也深入封神榜深处,想要真正炼化这件神器,却被其阻碍,排斥在外,直到此刻阿尔萨斯催动因果权柄的力量,才好似找对了钥匙,轻轻旋动,将宝库打开。
这一刻,黄尚从昊天上帝与阿尔萨斯的双重角度,看着封神榜深处的光芒变化,震撼地获得了答案。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主神殿构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