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wnt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 線上看-第九百零七章 生命、宇宙以及一切(下)讀書-c46y0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沉默。
漫长的沉默。
在刺眼的灯光照耀下,外馆笔直的脊梁就像是被折断了。
一点一点的,弯了下去。
许久,有哀鸣的声音做出了回应。
龙录前传 嘿嘿白白
婚纏壞老公
于是,林中小屋愉快的点头,向身后挥了挥手。等后许久的黑市医生不快的啧了一声,转身离去。
白跑一趟,晦气!
直到那一只手终于离开了他的脑袋,外馆才终于喘过气来。
就像是被塞进深海里忍受了漫长的窒息一样。
贪婪的呼吸着每一分空气,眼泪和鼻涕都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嚎啕大哭。
“好,乖孩子。”
林中小屋伸手为他解开了束缚,蹲在他面前,微笑着拿起他的手,握了一下:“从今天开始起,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吧。”
“嗯。”外馆呆滞的点头,如同行尸走肉那样。
林中小屋颔首,拿出一个手机递给他:“记得告诉你的朋友别再去抢货车了——虽然抢走的药已经被我们拿回来了——可藏起来的那一部分,也赶快给我送回来。特效药种类有十六种,针对不同的兽化特征者,如果乱打真的会死人的。
当然,劝他们自首和交代情报的来源和怂恿者也是必须的哦。”
“嗯。”
外馆麻木的颔首。
“最后,从今天开始起,学会看新闻……早点给我把你们瀛洲人的这副狗屁操行改了。”
林中小屋歪头,摘下了嘴角的烟卷,甩手踩灭,鄙夷的说道:“这玩意儿昨天在丹波已经免费发了,登记就白送两个疗程!不登记一盒五千瀛洲币,都他妈快比感冒药还便宜了!你自己算算,自己炸的那辆火车能换多少吧……”
寂静。
漫长漫长又漫长的寂静。
少年皇子闯江湖
外馆艰难的昂起头,目瞪口呆,无法理解自己听到的话语。
“哈?”
.
.
“姓名?”
窗户后面的工作人员抬起头。
“立石。”
窘迫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捏着自己皱巴巴的边境护照:“立石慎也,三十一岁,这,这是我的女儿,立石园子……”
他将身旁呆滞的女孩儿拽过来,摇了摇她的肩膀,似是打瞌睡的女孩儿赶忙抬起眼睛,像是演练过一样,有些紧张的向着窗口后面微笑。
“她是健康的,很健康,很能干。”立石紧张的解释:“别看她长的小,已经十七了,她能干的活儿比有的大人还要多,会洗衣服和做饭,真的,她,她……”
在工作人员审视的神情之下,那个中年人的神情渐渐委顿起来,语无伦次的说道:“求求您了,她真的能干活儿……她可以的……我也行,我可以干的更多,我什么都能做。”
“喂,快点好么!”
后面的人催促着,有小孩哭喊的声音响起。
立石的嘴唇翕动着,说不出来,脸色渐渐的苍白下去。
在喧嚣的办公大厅里,漫长的队伍已经从大厅排到了广场之上,多少风尘仆仆的在外面排着队,宁愿暴晒在烈日之下,也不敢去近在咫尺的免费饮水处吹空调。
生怕耽误一会儿。
窗口后面,来自工作人员的审视持续了一会儿,很快,喇叭里传来了平静的声音。
“立石先生,我看您在自己的表格上写过,有过乐器表演经验是么?小号手?”
“……是,是的!”立石如蒙大赦,慌不迭的点头:“虽然很多年没有练过了,但我可以再重新拿起来,会很快!”
“既然这样的话,您可以稍后可以在办理注册登记之后,重新填一份艺术从业者的申报表格,走丹波音乐馆特招的途径,去B2窗口登记办理就好了,他们那里最近缺人手,工资会高很多。”
工作人员平静的拍照取像,在表格上盖了章,递了过来,最后提醒道:“每一户家庭是有包含配偶子女和父母在内直系亲属的居住资格的,建议您去了下一个窗口之后实话实说。”
————
她的视线从那个迷糊女孩儿的身上收回,告诉办理者:“丹波并不需要一个十二岁都不到的小女孩儿来洗衣服。”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一样。
可是却和那些噩梦不同。
顺利的像是在列车上做的那些荒谬幻想一样。
立石呆滞的牵着女儿,一手捏着厚厚的表格,辗转在各个窗口之间,最后,来到了临时医护室的前面。
站在柜台前面,吞了口吐沫。
“这……这是我的户籍证明……”他不安的问:“注射……注射是在这里么?特效药,免费的那个,是真的吧?”
“成人一名,女童一名。”
忙碌的护士没空理会他的情绪,劈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化验单,翻看之后,再度盖章,干脆利落的递上来两张单子:“里面右转,排队就好,下一位。”
立石被后面的人推搡着,可是却鼓起勇气再问道:“真的是免费的吗?”
“并不是免费的,先生。”
叶天传奇
护士诧异的抬起头看过来。
她说:“每人二百円的注射费是要自付的,请您去里面排队缴费,下一位……”
被推搡着,被催促着,被呵斥着。
立石像是浮萍一样,随波逐流,眼花缭乱看着眼前的一切,可是却什么都没反应过来,最终被推进了注射室里,依旧像是梦游一样。
魂不守舍。
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甚至就连注射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实感,只是些微的有些痛觉,像是往日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痛楚一样。
“……成年人请在一周之内保证饮食充足,如果未成年人出现感冒症状的话,请去最近的定点医院走专门窗口。”
旁边,正在嘱咐的护士察觉到他恍惚的样子,皱眉:“先生,先生,你在听么?”
可立石却依旧呆呆的看着注射室里的女儿,整个人贴在玻璃上,不敢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好像比以前好了,你看,精神了很多……”
他喃喃自语着,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忍不住喜笑颜开:”看上去已经没有那么困啦,对不对?比刚才好多了……”
“刚刚注射,还没有起效呢,先生。”护士提醒道。
可是立石依旧痴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目不转睛,许久,才轻声回到:“但是,会好起来的,对吧?”
护士愣了一下,缓缓颔首。
“……是啊,会好起来的。”
她微笑着,如是回答:“会比以前更好的,立石先生。”
滴滴的呼叫声传来,她将手中的印着注意事项的通知单放进了中年人的手里,转身离去。
在窗外温柔的阳光照耀之下,轻薄的纸张在风中微微翻卷,那些字迹也仿佛展开双翼一样,飞向青空之中去了。
有幻觉一般的微光如雨一样,从天空中洒下,照亮了它最后的部分。
并不是印刷的黑体,反而像是某个人临走之前匆匆抓起笔,为远方到来的旅客写下的祝福。
九阴弑神诀
告诉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欢迎来到丹波。
.
“姓名?”
急诊室外面,主刀医生手中抓着病历,跟在急救小组后面,同病人的家属核对着患者信息,可在进入手术室前,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神情凝重的提醒:“病人已经上年纪了,突发**官衰竭,这种大手术有风险,希望您做好准备。”
“拜托您了,拜托您了。”那个憔悴的男人反复的鞠着躬,期冀的哀求:“拜托您了。”
“我……尽力而为。”
医生移开视线,不再去看他充满期待的面孔。
六个小时之后,急诊病人中村裕美挺过了手术之后,在病房里断绝了呼吸。死因,术后心梗,享年五十四岁。
在这两分钟后,有婴儿的啼哭声从另一个手术室里响起,顺产,母女平安。
“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病房里,护士郑重提醒道:“这可是大事哦,可不要为孩子起奇怪的名字,前面的松田太太非要起的很长,好像还是什么乐队的专辑,怎么劝都不听,真的急死人啦。”
脸色苍白的妻子依靠在床上,握着丈夫的手,凝望着睡的正香的婴儿,便忍不住露出微笑。
“未来。”
她想了一下,认真的说,“她的名字叫做未来。”
于是,在黑暗中,槐诗听到了那个名字。
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之鼓掌。
未来。
.
“姓名?”
关卡前,紧张的少女用生涩的瀛洲语回答:“金昭妍。”
“姓名?”
面试上,年轻的男人鼓起勇气抬头:“小堀静。”
“姓名?”
街头,拉琴的卖艺人递上了身份凭证:“陈成。”
“姓名?”
十足潮流的女孩儿吐了一下舌头,“大场希望……”
在黑暗里,槐诗抬起头,听见那些来自远方的声音源源不断的浮现,就像是无数细碎的光点那样,在他眼前舞动着,照亮了漫长而孤独的路。
有更多的声音在响起。
更多的祈愿,更多的感谢,更多的呼唤。
引导着他,一点点的向前。
直到他从昏沉中睁开了眼睛,无数破碎的魂灵再度聚合,遵从着那些引导,凝视着无数从眼前流逝的光芒。
不知不觉,黑暗里已经被那无穷尽的光芒照亮了。
孤独的长路上已经充满了行人。
热闹的人潮中,喧嚣此起彼伏。
当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些未曾相识的灵魂便对他感激的一笑,告诉他自己的名字,然后再度归于人海。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重叠在一起,托起了他的灵魂,引导着他向上,从这冰冷又空旷的宇宙里归来。
他在灯火通明的街头,他在了无人迹的小巷,他在病房中倾听着哭声,在温暖的灯光下凝视着孩子的睡颜。
当槐诗抬起头,便看到了浩荡的光雨从夜幕中洒落,落在虚无的双手之中,点点滴滴,每一缕流光中都带着来自友人的笑脸。
就好像终于从这一场离别以来的长梦中醒来了那样。
“能够再度相逢真好,我的朋友。”
槐诗凝望着漫天的光雨,致以微笑。
许久,他躬身道别,转身走向了更深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