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qzr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56,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5)-gzul3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为了掩饰内心的那种凉意,随口说道:“善良的姑娘,你埋葬的那只羊的忌日快到了,难道你真到了那天,会去祭拜它吗?”
老板娘的侄女嘟了嘟嘴,说道:“虽然我给那只羊找了一个好坟地——一个山峰上的天然花圃里。当时我信誓旦旦地对着羊的坟墓说,它的忌日,我有空的话,会去祭拜它的。但是我这辈子不会踏入那片地方了,因为……”
说到这里,她把脑袋埋到胸前,然后双手抱着脑袋摇晃着……
罗菲觉得眼前这个女孩,想法很奇怪,为了一只死羊,不仅好好埋葬,还打算每年羊的忌日时,去祭拜,眼下又说不去祭拜了,为什么呢?可能有她的难言之隐吧,于是追问道:“你那么爱惜那只羊,为什么它的忌日,你又不想去了呢?有什么你不能说出口的事情?”
罗菲盯望着女孩白皙的面孔,希望得到他意想不到的答案,他不期望,她的回答会跟林芸芸有关,纯粹是奇怪那个古怪的行为背后,遇上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他看出她双眼里隐约藏有一丝惊恐,他很在意她究竟在恐惧什么?
女孩不再把头埋在胸前,挺直腰板,用右手拳头砸了砸腰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感了。我埋葬了那只羊之后,才发现花圃最里面,有一只女人的蓝色运动鞋,鞋子的不远处有一个土堆,看起来似一个简易的坟墓。我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我感觉那里面埋着那只运动鞋的主人。当时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加上那里人迹罕至,安静的氛围,我把自己吓得差点没站稳,往回走时,我感觉整个是人飘着回到家的,总觉得自己经历了不可思议的事,好几天才从那种妄想中缓过神来!现在想来都还心有余悸!当然可能是我自己吓自己。” 罗菲惊异道:“你觉得土堆里埋葬着人,是你的妄想?不是真的埋葬着人?”
老板娘侄女道:“我想谁会把人埋葬到那上面去呢?抗具人的尸体爬上那么高的山顶多累呀!我就提只小羊上去,我就累的够戗。我想是我神经过敏了,看到那有一只女人的蓝色运动,加上那个土堆,让我想象力丰富,认为那里埋着一个人。这种联想,让我再也不敢去那里,感觉那里阴森森的,总觉得那里发生过不可思议的事!”
罗菲道:“抗具人的尸体,爬那么高的山上去,你不觉得这样很傻吗?说不定是活着的人爬上那里后……”
南蕭未笙
老板娘侄女连忙摆手说道:“你可不要告诉我,那里发生了谋杀事件,然后被害人被人就地掩埋了。最近我迷上了侦探小说,觉得人类为了各种目的,夺取同类的生命,我觉得很恶心,很可怖,我可不希望,我偶遇上的那个土堆,就是一桩谋杀案,会让我崩溃的。”
罗菲看她这样说,便转变话题道:“我们还是说说那只羊吧!你说你是羊死后的次日去埋葬的?”
老板娘侄女道:“嗯,是的…¨也就是十二月五日去埋葬的。”
罗菲道:“那个土堆是陈旧的?还是被人刚堆砌的土堆?”
老板娘侄女道:“刚堆砌的,感觉就是三天内的事情,看土那么松软,还没有经过雨淋呢!这点我可以肯定。”
罗菲道:“也就说,你说的那个隐秘的天然花圃,不仅仅就你知道,也有人知道那里?”
老板娘侄女道:“天大地大,人那么多,除我之外知道那个天然花圃外,还有人知道也很正常。”
老板娘掺和进来,望着她的侄女问道:“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这样的事。”
金庸世界裏的小僵屍
主角大召唤
老板娘侄女道:“这样恐怖的事,当然不能随便告诉人,会增加我的恐惧感,不说也罢。我今天说出这个事情,我都后悔了,真担心我目睹了一起谋杀,会让我做噩梦的。如果土堆里真埋的是人的话,肯定跟谋杀有关,不然谁会把亲人胡乱埋在那里。”
老板年侄女提供的这个信息,让罗菲也觉得不可思议,会不会那个土堆里埋的就是林芸芸呢?想到这里,吃肉喝酒他都没有胃口了。
罗菲这样推想,不是没有依据:首先,老板娘侄女发现土堆的时间,跟林芸芸失踪的时间是差不多。老板娘说那天陈栋的开车返回时,好像就他一个人,虽然老板娘不是很肯定,但他见到老板娘,加快车速,希望赶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可能说明他心中有鬼。他应该不是害怕老板娘再次找他赔偿,是不希望老板娘看到他回去的路上,车上就他一个人了。因为他知道他开车去的方向,是没有人户的,如果少了一个人,老板娘肯定会怀疑的,日后有人来调查的话,老板娘会说出那件事,对他是不利的。
罗菲调查一幅画的真正作者,不想遇上让人背脊发凉的谋杀,不,是两起谋杀,不知道那个刑警马聪,有没有找到画上男子跟被害者周凝雪的关系不一般,并把她杀害了。
罗菲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问老板娘的侄女:“你说的天然花圃是在那座山上?”
幽靈神探 陳半仙
老板娘的侄女朝东南方向最高的那座山指了指,说道:“就是那座山,虽然我们现在看离我们很近,若是步行到山脚下,要近一个小时;开车肯定快点,那座山的山脚下,就是公路的尽头。”
罗菲脑海中立马出现一种情景:会不会陈栋开车到那座山下的公路尽头,然后和林芸芸爬到山顶上,看那里有一个天然花圃,他们便在那里休息赏花……陈栋看那里那么幽静,人迹罕至,鬼迷心窍地起了杀意,为了不影响他家庭的安宁,虽然林芸芸怀着他的孩子,还是把他那双罪恶的手伸向了林芸芸,杀死了她,并就地掩埋,干净地处理掉了他感情上林芸芸这个累赘。
天武超行者 愛少
罗菲望着那座有天然花圃的山峰,无心再吃肉喝酒,想象着那里可能真的掩藏着罪恶,不由觉得那座山峰,似矗立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中的一只怪物,藐视着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