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syr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線上看-第十二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要傳人自己生-l3xh9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下午四点多,马叮当和马小玲姑侄俩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看两人状态,关系比之前亲近了不少。
金未来好奇的问道:“小玲,你跟老板娘这是?”
马小玲站在大厅中央,对众人道:“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老板娘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姑姑。”
众人闻言惊奇中又似乎有那么几分理所当然,王珍珍笑吟吟的道:“恭喜你了小玲。”
雄霸呵呵笑道:“从见到小玲起我就隐隐有一种感觉,你跟老板娘肯定有关系,不仅是因为都姓马,还有你们实在太像了,想不到居然是亲姑侄,原本我猜测你们是堂姐妹呢!”
“呵呵呵……”
众人轻笑,他们知道雄霸是在拐着弯的夸马叮当年轻漂亮。
马叮当看着笑望自己的雄霸,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金正中道:“我师父的姑姑,那不就是我师姑婆?”
僵尸水浒
马叮当脑门上顿时冒出几道黑线,声音凉凉的道:“不准叫我师姑婆。”
几个女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跟雄霸相比,这家伙的情商简直低得发指,那边刚刚拐弯抹角的夸人家年轻,他这就把人家升级成奶奶辈了。
金正中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脖子一缩,弱弱的道:“那我还是叫你老板娘吧!”
马小玲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左右看了看,对王珍珍问道:“珍珍,你家况sir呢?”
王珍珍无奈的道:“警局那边有案子,他去查案了,你知道的,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周末不周末,一有案子就得随时回去上班。”
说起这个,金鹏正色道:“小玲,你最好给天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这起案子有点诡异。”
“哦?我先去把东西放下,一会儿打。”马叮当带着马小玲上了楼上居所。
两人刚上去不久,就见况天佑从门外走了进来,兜里的电话也在这时候响起,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接起来道:“我刚回到酒吧,你在哪……哦,好,你下来再说吧!”
走到吧台边,金鹏关切的道:“怎么样?案子棘手吗?”
况天佑点头道:“很棘手,最近类似的案子已经发生许多起,不仅是香港,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案件发生。”
“也许你是对的,这属于灵异事件,似乎跟一个网页有关,等巫婆玲下来我再跟你们仔细说说。”
片刻之后,马小玲和马叮当从楼上下来,没有废话,直接询问案件详情。
况天佑讲述道:“根据警方调查,从半年前开始,北欧、南亚、东亚、北美、大洋五个洲开始出现类似的案件。”
“死者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死在电脑前,含笑而亡,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全都是猝死。”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死者在死前都访问过同一个网页,而且他们都是在访问这个网页七天后死亡。”
“我们也查过这个网页,但是进入之后却只有一些二次元图片,这个网页的源代码也没有任何异常,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网页。”
“怪就怪在这里,所有死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全都进入过这个网页,偏偏这个网页没有任何问题。”
听完况天佑的话,金鹏若有所思的道:“或许不是没有问题,而是普通人发现不了问题,除了进入过同一个网页这个共同点外,死者死前还有没有其他异常?”
况天佑想了想,道:“有一个细节,这些死者大多是生活中不太如意的人,死前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被周围人憎恶。”
金鹏看了看马小玲跟马叮当,道:“那就没错了,十有八九是怨灵借网络害人,活人对怨气会本能的排斥,当他们怨气缠身,就一定会遭到活人的憎恶。”
“在这种情况下,本就生活不如意的他们,就更加会觉得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只有网络中那个怨灵会关心他,对他好,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们都是含笑而亡了。”
合情合理,众人对金鹏的推理都表示了赞同,马小玲蹙眉道:“可是什么鬼可以控制网络啊?我听都没听过诶。”
她看向马叮当,问道:“姑姑你听说过吗?”
马叮当摇摇头,略一思忖,道:“香港加入互联网也才十几年,在没有网络前,自然也不会有控制网络害人的怨灵。”
“但仔细想想,鬼也是一种能量,以前有怨灵可以利用录影带和电视害人,那么现在出现利用网络害人的鬼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雄霸附和道:“老板娘说的对,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不能总是用老一辈的经验看待问题。”
“设想一下,如果这只怨灵生前本来就是一个高智商的IT精英,因为某些事充满怨气的死去,那么利用网络来报复世人也不是没可能。”
再入仕
众人恍然,确实,他们陷入了思维定式,总是往怨灵附身到电脑上的方向去想问题。
如果这只怨灵生前本身就是个电脑高手,结合自身力量,的确可能达到利用网络害人的目的,人家玩的是技术流。
马小玲无奈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只怨灵我可能搞不定,抓鬼我在行,对电脑我仅限于会上网。”
她看向马叮当,却见她也是两手一摊,爱莫能助的道:“别看我,我大学念的中国语言文学系,对电脑同样是两眼一抹黑。”
说完马叮当看向雄霸,迟疑了一下,道:“雄先生,你们集团应该有这方面专家吧!”
雄霸微笑道:“自然有,你知道的,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帮忙。”
马叮当一滞,在众人那带着暧昧与调侃的目光中,看了看况天佑,道:“现在是况sir需要帮忙,不是我。”
“我虽然是马家的人,但已经被逐出家门,守正辟邪的职责与我无关,我也不是职业驱魔师,只是个酒吧老板娘而已。”
马小玲闻言挑了挑眉,赞同道:“我支持,要不是生在马家,谁愿意去守什么正,辟什么邪啊!”
“更何况,我是驱魔师,不是卫道士,又没人花钱请我,我干嘛要巴巴的跑去跟怨灵拼命?”
姑侄俩相视一笑,她们发现,自己跟这个姑姑(侄女)真的很合得来。
况天佑:“……”
况天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姑侄俩,道:“可是我认识的人中,有能力解决这件事的只有你们,求叔一把年纪了,总不能让他去拼老命吧?”
马小玲和马叮当下意识的各自看向金鹏和雄霸,心说能解决这件事的人多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一直到现在,况天佑王珍珍等普通人都不知道金鹏他们真正的底细,都以为他们只是有着古代武术传承的古老家族而已。
金鹏他们没有主动泄露,马小玲和马叮当自然也不会说破,有时候普通人知道得少一点,反而是一种福气。
王珍珍抱住马小玲一只手臂,撒娇道:“小玲,你帮帮天佑嘛!这种事你不肯帮忙,就没人能帮他了,到时候上级把任务压在他身上,你让他怎么办?”
马小玲瞪大眼睛看着王珍珍,满脸悲伤的表情,“珍珍,那是去跟怨灵拼命,不是帮忙搬个东西什么的,为了老公的工作就可以牺牲好姐妹吗?”
王珍珍哭笑不得,晃了晃马小玲的手臂,道:“哪有那么严重?怨灵而已,你都不知道收伏多少只了,好姐妹,帮帮忙啦!”
马小玲以手扶额,无力的道:“真是被你打败了,好啦好啦!算我欠你的。”
王珍珍大喜,“谢谢小玲,你最好了。”
马小玲可以拒绝任何人,却永远拒绝不了王珍珍,不仅是感情的问题,从小到大,每当她伤心的时候,都是王珍珍替她哭,说是欠了她也不为过。
其实这件事就算没人开口,她也不会坐视不理,她本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刚才那样说,也不过就是傲娇一下,她相信姑姑也是一样。
魔神虎魄
马小玲答应王珍珍后,看向雄霸道:“那雄先生,就拜托你请人帮忙追查一下这个所谓的杀人网页了,毕竟如果找不到这只怨灵在哪里,我想收伏也没有办法啊!”
雄霸颔首道:“没问题,今晚回去我就会安排,一有结果会马上通知你。”
“谢谢雄先生。”
金未来见众人谈完正事,看了看时间,抚着肚子道:“时间不早了诶,你们都不饿吗?”
金鹏看向金正中,笑问道:“正中,怎么安排的?”
金正中来了精神,起身道:“路易十三餐厅,已经订好位子,既然人都到齐了,时间也差不多,我们现在就走吧!”
众人欣然起身,出门而去。
……
灵灵堂。
金正中在一旁练习隐身法和身外化身法,马小玲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的趴在办公桌上,百无聊奈的翻着网页,看那些毫无营养的娱乐花边新闻。
金鹏跟雄霸去查杀人网页的事了,不在嘉嘉大厦。
已经习惯他在身边,除了洗澡睡觉上厕所外去哪都一起,每天换着花样逗她笑,这突然一下子不在,马小玲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不知不觉中,金鹏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
况天佑和王珍珍各自上班,金未来每天去枪会练枪,连个可以一起玩的人都没有。
她又回到了以前没事可做,只能教这个笨得要死的徒弟练习道法的日子。
“唉,还是去找姑姑逛街吧!大不了我付钱。”马小玲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她那天回来后,就跟马丹娜说了马叮当的事,由于之前在英国发生的事她也已经知道,心里对马叮当的埋怨早已平息,对此也就没多说什么。
我爱你的上海时光 慕容歆儿
只是毕竟埋怨了这么多年,让她一下子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也不现实,是以马丹娜暂时没有见马叮当的打算。
正要起身离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条件反射的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满血复活。
“喂,查得怎么样了?”
金鹏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高兴:“已经查到了,你们马家的使命很快就可以结束。”
马小玲怔了怔,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意思?”
金鹏道:“我们查到,这个利用网络杀人的怨灵,是一个邪咒中的勾魂使者,有人想要利用她发动一个足以灭世的邪咒。”
“那个人的身份是四百年前日本里高野的叛徒,他曾被将臣咬过,变成了僵尸,之后一直跟徐福混在一起。”
马小玲双目一凝,沉声道:“你是说徐福?”
金鹏:“对,就是那个徐福。”
马小玲:“他在哪?”
金鹏:“在日本四国大厦,我马上过来接你,你到天台等着,我们直接飞去日本,解决了徐福,对你来说驱魔师就真的只是一个职业了,你随时可以退休。”
马小玲大喜,“嗯,我等你。”
马小玲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又给马叮当拨了一通电话,将事情告诉了她。
之前她们在海边的时候,马叮当将自己和将臣的过往告诉了她,她也将在英国发生的事告诉了马叮当。
所以马叮当是知道马家诅咒已经解除,使命从杀将臣改为杀徐福这件事的。
听完马小玲的话后,马叮当道:“我跟你一起去,虽然马家使命跟我已经没关系,但你的事就跟我有关系了。”
马叮当的话让马小玲心里暖暖的,欣然道:“好,我们一会儿过去接你。”
挂断电话后,马小玲对金正中道:“你自己好好练习,不许偷懒。”
金正中眨眨眼,道:“师父,这次你不带我啊?”
马小玲没好气的瞪着他道:“你连第五代僵尸都对付不了,这次要对付的是二代僵尸,你去干什么?送死吗?我哪有那么大的儿子还给你妈?”
“呃……”金正中脖子一缩,不敢说话了,马小玲见状头疼的拍拍脑门,道:“你这家伙,跟我学了这么久还是个半吊子,我想退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你这样我怎么把驱魔龙族的传承交到你手上?”
金正中弱弱的道:“那你就早点跟大鹏哥结婚,自己生几个传人不就行了。”
“你……”马小玲顿时恼羞成怒,举起手就要往他头上扇过去。
金正中急忙抱着脑袋跑开,口中叫道:“师父,大鹏哥在等你,你快去吧!”
“臭小子,回来再收拾你。”哼了一声,马小玲也懒得再去追打他,提起自己用来装各种法器的化妆箱便走出了门。
出门之后,马小玲脸上的恼怒表情立马消失无踪,露出了一缕莫名的笑意。
血与火的赞歌
其实,对金正中所说的,她又何尝不向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