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4f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61章 打個賭,輸了叫我老公閲讀-qp4rn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觉得骆森择这事儿太诡异了,一连好几天都往医院跑。
绝品狂医 渣渣复渣渣
经过几天的观察,她赫然发现这事儿岂止是诡异!简直就是他妈的特别诡异!
白天的时候,骆森择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举手投足、言谈举止,都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成年人,但只要天一黑,他就会变成一个傻子!
起初还以为是骆森择的恶作剧,可这几天的观察,让蓝阳阳发现,晚上的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傻子!
又是一个夜晚,蓝阳阳从医院回来之后,一直想骆森择的事情,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医学奇迹,而是恐怖医学事件。
“支支,你说小骆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她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求助身旁的支临冥。
最强狂暴修仙
他眼睛闭着,沉声说:“他是装的。”
“不能吧?”蓝阳阳不太相信,骆森择他心里一直都是单纯无害的形象,怎么会骗她呢?再说,他这么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不会的,我相信小骆。”蓝阳阳很认真的说。
支临冥不屑的轻哼,“时间会证明的。”
“那我们打个赌。”蓝阳阳突然来了兴致,“你要是输了,就叫我一声爸爸。我要是输了,我叫你一声爸爸。”
支临冥蹙眉,她对“爸爸”这个称呼,这么执着的吗?
想了想,他又说:“你输了,你叫我老公。”
蓝阳阳脸一红,但打赌是她先提出来的,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好!”
支临冥笑了,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唇,觉得不够,又加深了这个吻。
接下来的几天,蓝阳阳都比较忙,因为搁置了几个月的咖啡分店,又要重新启动了。
嫡妻难做:公子,你出局了
先前做的装修方案,这会儿回过头来看,哪哪都不满意,干脆就全部推掉重做了。
滴血的軍刀
蓝阳阳又是跑现场,又是联系设计师修改方案,还有宋瓷男装,如今楚溪不在,也十分需要她,她是忙的脚不沾地。
原先的“快乐撸狗”咖啡店,已经有了很大一批忠实粉丝,人手根本就不够,最近也正在紧锣密鼓的招人中,蓝阳阳还得抽时间面试。
这天她接到了一个应聘的电话,打进了她的私人号码。
“你好,请问是快乐撸狗咖啡店吗,我是来面试服务员的。”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像是捏着嗓子一样。
蓝阳阳疑惑,这是她的私人号码,难道是隐私泄露了?
歷史是個什麽玩意兒2 袁騰飛
黎城往事 郁大隱
“不好意思,你打我们店的座机咨询吧。”
那头静默了两秒,随即传来一个阳光且藏着几分窃喜的声音,“阳阳,你真的听不出来是我吗?”
是骆森择的声音,这下蓝阳阳听出来了,顿时有些恼意,“小骆,你这样很过分,知道吗?我工作很忙的,没时间跟你闲聊。”
“等一下,阳阳。”骆森择连忙叫住她,“我是认真的,我想找一份工作了。”
“你工作什么呀,你身体好了吗?”
“我身体特别好,真的,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而且,我没有家了,我必须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别的我也不会,唯一熟悉的就是你的咖啡店了,能不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蓝阳阳觉得他简直就是在胡闹,“你先别想那么多,安安静静的再休息一段时间。没有工作也没关系啊,大不了我养你!”
电话那头的骆森择苦笑了一下,“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你养我?阳阳,我向你保证,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赏我一口饭吃吧。”
看他说的诚恳,又透露着几分心酸,蓝阳阳心软了,“好吧,那等会儿我带你去咖啡店入职。”
“谢谢你阳阳。”
“哎呀,咱俩这么熟了,过命的交情,这么客气干什么?”蓝阳阳笑了笑,“行了,那我忙完就去接你,拜拜。”
她忙完手头上的事情,立刻去医院接骆森择,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他去了咖啡店。
一嫁大叔逃不掉
店里几个员工对骆森择都很熟悉了,尤其是那对双胞胎姐妹花,特别喜欢他。
起初他们也都不相信骆森择恢复智商了,但见到他本人的时候,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
骆森择身高一米八五,五官俊朗,眸光清澈如水,他穿了件简单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件普通的蓝色牛仔裤,整个人显得阳光干净。
双胞胎姐妹看到他之后,开始窃窃私语。
“以前怎么没发现骆森择这么帅啊?”妹妹管思月说道,脸上的笑容有些娇羞。
姐姐管思圆附和:“是啊,骆少现在不是一般的帅,简直能跟大明星比了。”
Brian也相当的惊奇:“我的天呐,这真的是骆少吗?我简直认不出来!”
骆森择的笑容变得腼腆,“大家好,叫我小骆就可以了,以后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咖啡店的员工了。”
“真的吗?”管思月顿时兴奋不已,立即把骆森择拉到了自己身边,“那以后我罩着你,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行了!”
絕寵腹黑妃 夏霽月
“他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所以还请大家多多照顾他。”蓝阳阳说道。
“老板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照顾他!”管思月带头答应了下来,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因为骆森择情况特殊,所以蓝阳阳只给他安排了长白班,天黑之前必须下班,回到家里。
他现在住的地方,还是之前应殊然的那栋公寓,正好离咖啡店也近。
蓝阳阳看着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天一黑,他就会变傻。
“小骆,你真的可以吗?天黑了之后,你怎么办?要不,我还是找个保姆照顾你吧。”
骆森择摇头,“不用了阳阳,我被人照顾了二十多年了,现在只想一个人住着。而且,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我会在家里贴满纸条,写清楚事情缘由,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出门就不会有危险。再说了,我也不是真的傻,害怕的时候是会打电话给你的啊。”
这么一说,蓝阳阳倒也放心了,因为每次骆森择遇到什么麻烦,或者害怕了、难过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她打电话。
“好,那你努力工作。”蓝阳阳拍了拍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