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八百一六章相伴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比起张依依,张安然对这里当然要熟悉得多。
换了方向,改了道后,张安然很快带着姑姑寻到了一处相对来说颇为安全的临时落脚处,因为避开了那些守株待兔者的必经路线,一路上倒是再没碰上什么麻烦事。
“姑姑,这处枫林谷有天然的迷阵,里面风景也颇是不错,当年我还是金丹境时,便曾在这里头落过脚。”
张安然带着张依依七拐八拐,最后顺利进入到枫林谷内,并寻到了一处隐瞒的山洞,正是当年她曾开辟的临时洞府。
山洞里头还保持着最后一次离开时的样子,因为避尘珠还在发挥着作用,是以里头干干净净直接入住便可。
张依依也挺满意,不过又在外头额外放了自己的防御阵,如此一来这处临时落脚点就变得更加安全可靠。
她也没急着说事,而是先行替张安然检查了一遍身体情况,末了亲自替安然梳理了一遍体内明伤暗创,确保不留下任何的遗漏。
直到确定张安然的身体状况再无其他问题,她这才收了手待安然往后自行调养彻底恢复。
不过因为她刚刚这一番梳理,原本张安然差不多还需半年才能恢复的身体,如今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月时间便能痊愈。
“姑姑,我体内灵力更加精纯了不少。”
张安然惊喜不已,心知这完全是刚刚姑姑帮忙的功劳,高兴而道:“我觉得我已经摸到了晋级化神的契机,等我彻底恢复之后,用不了太久便能够更进一步。”
“你打小修的是神道?”
张依依对神域这边的修炼还是很好奇的,毕竟他们仙界并没有踏入修行开始便一路专门的神道修炼体系。
谁让神明文明在仙界早就已经断层几十万年之久。
可神域这里却是不同,不但没有断层过,甚至于这里神道远远凌架于仙道之上,有资格修神之人不论最终能不能成神通通都是尊贵的上修,而无法修神者,便是再厉害,也只能统称为下修。
凌仙门在神域偏僻的边陲地带已经算得上是极其不错的门派,而能够成为凌仙门的内门弟子,首当其冲必定是能修神道的上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张安然体内古神血脉虽被封印,且这孩子也并非与她一般是先天神灵体,可依然能够直接修神道,所以更加让她好奇神域的人到底如何判定有灵根者谁为上修,谁为下修。
“是,难道姑姑不是吗?”
张安然有些奇怪地反问。
“我打小修的是仙道,成仙之后才化仙为神。”
张依依眼见安然一脸的不解,笑着继续说道:“我们那里的神明早就几十万年以前便全部陨落,神道文明直接断层,而我,则是几十万年之后,第一个重新化仙成神者。”
所以她差不多可以算是野路子冲出来的,与神域这边有着正式修炼体系的神修区别还是极大的。
“你们那里?你们那里是哪里?”
张安然无法形容此时内心的震惊,她早就猜到姑姑修为极其厉害,却不曾想竟然早就已经成神,更没想到的是,姑姑打小修的是仙道,先成仙再成神,这在神域简直是从未有过之事,亦是根本不可能实现之事。
姑姑根本不是他们这里的人,甚至于可以说不是神域之人,而绝对是域外来客。
偏偏她与域外来客的姑姑血脉相连,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极有可能也并非真正的神域之人,而姑姑所说的那个地方,才是她真正的家乡故土?
“听说过星空战场吗?”
张依依说道:“知道星空战场双方都是些什么样的存在吗?”
张安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后又快速摇了摇头,人看上去有些愣愣的,不过心中却一下子猜到了很多。
点头是听说过星空战场,毕竟这事在神域并不算秘密,摇头则是并不清楚星空战场具体情形,因为那些都是神域圣地核心尊者神明们才有资格知晓触及的。
可既然姑姑提到星空战场,那么则说明姑姑的来历与星空战场有关,具体来说,是与星空战场神域的另一敌对方有关。
“姑姑……是星空战场另一方的人?”
片刻后,张安然反倒是镇定了下来,脑子也愈发灵活清醒:“我与姑姑同血同源,所以我或者我的父母上一辈们也极有可能来自于跟姑姑相同的另一方?”
“能够接受?”
张依依细细观察安然的神情,发现那姑娘并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心中也颇是安慰。
而她的话也等于是承认了张安然的猜测。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神域是个并不令人喜欢的地方,这里的杀戮之气太重,强者就是法则,神明便是天道,让你生便生,让你死便死,毫无人性可言。便是有机会成神进入神域圣地中心,也是无止尽的相互吞噬,不断扩张,总让我觉得毫无意思。”
张安然一直都很讨厌这方世界,美好的东西几乎都是用来打破毁灭的,剩下的都是带着变态般的血腥与残暴,而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怪物,因为旁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总是让她难以真正接受。
她把这些憋在心底很久很久,甚至都快麻木性的选择忽略的想法一点点通通向姑姑道了出来,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她不正常,还是这个世界不正常。
这也是她一直无法真正融入凌仙门的关键所在,因为她始终无法认同,自己那个拜师没多久便被人杀了死得极惨的师父,死了便死了。如风过无痕无人查凶。
不仅宗门,甚至于姚南生那个最受器重的弟子都不曾多费心思追查什么,因为死了的师父对宗门早就没了用途,并不值得他们再花费不对等的代价查凶报仇。
宗门上上下下的似乎也早就习惯这种事,弱肉强食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自己弱小又惹上了不应该惹的人或事,死了便死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没用或者倒霉。
情义这种东西,活着的时候勉强还能扯几分表面虚的,死了那就真的一了百了,更是什么都不剩,除了利益,还是利益。
说句实话,张安然之所以能够被一个小小的玉锦欺负得如此之惨,除了对方夺了她的气运,一直死死压制于她以外,多多少少还与她一直以来总是比旁人更看重情义这种东西。
玉锦是姚南生最宠爱的弟子,而姚南生当初对她不仅有救命之恩,又将她带入凌仙门更是给了她一个落脚之处,这份恩情她一直看得极重,所以最开始才会对于玉锦的针对算计总抱着几分心软。
等到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存这等心软之时,自己的处境却已经完全被压得死死。
所以,在神域这个地方,重情重义并不是好事,相反还是一道催命符,这也算是张安然自己血写的教训。
可即使如此,她也不想让自己完全与其他人同化,心底里总是莫名觉得错的并不是她,哪怕她当真是清楚自己在这里的确是个异类。
听完张安然所说种种,张依依却是会心一笑。
不愧是他们家的姑娘,不论被扔到何等糟糕的大环境之中,却依然能够保持住内心最为本质的清醒,永远也不会真正被腐蚀同化,失去自我。
她拍了拍姑娘的肩膀,开口慢慢说道起关于仙界,关于古神一族,关于星空战场的种种,而等她说完以后,相信安然心中绝对会有更加清晰的答案。
不正常的是神域这方世界,而非他们家最好的姑娘。
她从几十万年前神佛还未彻底陨落消失于的仙界开始说起,再说到了他们的古神族是什么样的存在,而后讲到了神域父神所做之事,星空战场大约的来历、还有后来被父神当成先头兵派遣侵入仙界的礼与山海等等。
张依依说了很久很久,说了很多很多,有些她自己也不太完全清楚,比如星空战场过去以及现在的具体情况,所以只是几句简单概括,并不隐瞒至今为止她也从没亲至星空战场,所以很多详情她也完全不知。
但关于古神一族以牺牲全族为代价灭杀礼和山海所带的先头入侵军,保住整个仙界这个大后方,没让星空战场上苦苦奋战坚守的前辈大能腹背受敌、孤立无援这些,她则说得极为详细。
这几十万年下来,不论是星空战场上浴血奋战在第一线的前辈,还是一直以来仙界大后方的其他知情者,但凡有能力者,皆都在努力为了守护家园、守护更多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晓的弱小生灵而坚持不懈。
所以,与神域相比,仙界虽说同样强者为尊,同样存在弱肉强食的现象,可不论是仙还是神,他们更多的还是保持住了人性之中最美最善的东西,给予了普通弱小者应有生存的空间,关键之时更是肩负起了他们身为强者的责任。
换而言之,张依依很庆幸自己生活的世界星域还有着最基本的人性之光,有着最基本的底线与法则,善大于恶,美好多于丑陋。
张依依所说的一切,狠狠地刷新了张安然的心神,也洗刷了她迷茫了太久的三观与格局。
当她发现并非所有的地方都如神域一般,而自己也不并非真正的不正常,一切通通如拔云见日般令人幸福而美好。
她无比庆幸仙界那样才称得上正常的世界才是她真正的故乡家园,她无比高兴自己的族人是那般勇敢而无惧,她无比骄傲自己也是古神族人,她无比感恩命运并未真正抛弃于她,终是让她寻到了自己真正的根!
一时间,张安然体内有什么东西直冲而出,令她整个人都变得不同起来,周边的灵气更是急速朝着她奔涌而去,以至于在她附近都形成了一道灵力漩涡。
张依依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安然的异常,暗自感叹一声音果然是他们家的姑娘,这悟性这心性都是一顶一没得挑了。
顿悟这东西放在别人身上十分珍贵罕见,可对张依依来说实在是太过寻常,而安然是她的族人,听她说上一大通话便直接顿悟当然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她默默给这孩子布了个聚灵阵,可惜安然暂时还只是元婴,无法吸收仙石中的仙气,不然聚灵阵边上必定将会堆上一大层的仙石仙晶。
好在当初她飞升时,身上还剩下一些极品灵石,一直都不曾动用过,如今倒是正好派上用处,给安然补充灵力刚刚好。
这也就是张安然此时完全沉浸于顿悟之中,并不知道自家姑姑竟然用如此之多的极品灵石给她补充灵气,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觉得太过浪费。
毕竟别说是顿悟,就是晋级大乘冲关时,也没谁敢奢侈到动用这么多极品灵石纯粹消耗被灵气。
一场顿悟下来,整整过去了五天半。
张安然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身边一大堆化为灰烬的灵石渣,其中还有几枚没用完,竟然通通是极品灵石。
“姑姑,姑姑,你用极品灵石给我补充灵气?”
张安然眼睛都直了,一把抓起那几枚还没用力,里头还有大半的极品灵石,只觉得自己心都在滴血。
她长这么大还真是只见过极品灵石,却从未真正花销过极品灵石,甚至于连拥有都只是相当短暂的一段时间而已,可眼下算算,这一圈下来自己恐怕最少消耗掉了三四十枚,三四十枚呀!
她真是个败家子,彻彻底底的败家子。
“是呀,你突然顿悟,这里灵气太差,不够支撑你顿悟,当然得添点灵石被足所需消耗才行。”
张依依理所当然地说着,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
“可是也没必要用极品灵石,中品就行,顶多再放几枚上品就完全足够了。”张安然道。
“可是,我身上最次的便是极品灵石,没你所说的上品中品灵石。”
张依依摊了摊手,笑道:“傻姑娘,平日我用的都是仙石仙晶,能有极品灵石还是当初飞升时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