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五十六章 戰爭的結束 (感謝俞煒狄的盟主!感謝見一則凡的盟主!)分享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战争,只有战争从未改变。
青蓝色的龙瞳中倒映出千万条璀璨轨迹,自星空彼端而起,直抵身前的班瑞尔要塞。
光与光接触,令护盾剧烈震荡,即便是在时空裂隙一侧的要塞内,也能感应到爆炸背后的蕴含的力量,那是足以瞬间摧毁一支舰队,将星球表面的建筑抹成平地的重火力轰击,自宇宙间虚空中发出的舰队重火力齐射。
虚空魔物灰白色的光辉还未完全退却,便又有全新的黄昏光辉浮现在宇宙时空的彼端。
地球联军,前锋军成员,新晋霸主九溟,此刻正站立于封印宇宙的一条中型时空裂隙要塞之上。
有着青蓝色长发的少年忧虑地注视着要塞的护盾光芒因敌人的攻击而明亮,然后又因为缺少能量而黯淡。
他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与其他地球方驻守在此地的强者一同,等待稍后‘冲击’的到来。
虚空魔物持续四个月不断的猛烈攻势,如今已经告一段落,如同潮水一般的怪物大军现在就像是海潮中的沙粒城堡那样,在星空各地奋起的反抗中消融败退。
——虚无教首被苏昼击败,故而作为蛊惑虚空魔物的始作俑者,虚无教首的法术失效,令诸多虚空魔物不再被操控,所以反过来摧毁了虚无教团本就所剩无几的残余舰队。
谁都能看出这一点,也的确是莫大的喜讯,但却只有极少部分人才知晓这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宇宙中的虚无教团可能是被剿灭一空了……但是,彼界邪神的军势,本就是几近于无穷无尽的。】
地球文明驻守的班瑞尔时空裂隙要塞中,一位瑟诺斯提亚人指导者在沉默了片刻后,才缓缓地沉声自语道:【虚无教首的确已灭,祂的气息已经消散,甚至铭刻在宇宙中的道都溃散——没有后裔也没有后继者的怪物,落得如此结局实乃正常】
【但是,薄暮的气息并未溃散,反而愈加浓厚……诸位地球的战友,请不要放松警惕,很有可能,这场事关我们宇宙安危乃至于存亡的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幕!】
这位瑟诺斯提亚引导者是瑟诺斯提亚人特意派遣而来,帮助地球文明的支援舰队进行宇宙战斗,在班瑞尔要塞驻防的教官,祂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地指引地球文明联军如何在宇宙中作战,和虚无教团的大军对抗。
总的来说,是一位非常可靠,尽职尽守的教官。
所以,祂的话语并不需要多么危言耸听,只需要平白直述,就足以令所有地球文明抵达前线的高层警戒起来。
时至如今,地球文明也不可能蜗居在偏远的太阳系,假装宇宙的命运和自己文明无关。
所以,就在当初苏昼出发,前往薄暮星域与熵影文明交战后没多久,又有新的一支地球联军舰队启航进发,满载诸势力的强者,朝着星空迈步而去。
这一次,地球舰队汲取了许多教训,并且利用了许多得自苏昼神木战舰的技术资料,制造出了许多奇异的半生物半机械化战舰,论其技术水平,甚至还在诸多宇宙文明分钟排行前例,甚至在某些方面引得瑟诺斯提亚人称赞。
在有着丰富宇宙作战经验的瑟洛斯亚人教导下,原本硬实力就非常不错的地球舰队,在驻守班瑞尔要塞期间完美地完成了所有作战任务,击退了虚无教团舰队进攻一百四十二次,阻挡住虚空魔物潮涌突击三十二次,消灭的敌人残骸甚至能够在时空裂隙周边形成一片足以凝聚成全新金属星球的尘埃残骸星云。
九溟转过头,他环视整个战线。
他能看见,位于行星系中央的恒星要塞中,有着属于一个个地球势力的强者正在来回巡视,重整战线,欧罗巴联盟的协和局的几位高级执行官,封印使瑟洛斯·格拉尔和英灵武士尤涅若正在第八区防线,对着虚空星图商讨接下来的具体布防细节。
而在另一侧,正国的偃圣正在带着一队工程机械人加班加点地修复几个因为之前的虚空炮火冲击,所以过载失效的几个大型护盾阵列,而在他们的后方,混杂有一部分瑟诺斯提亚人和其他外星人的多文明技术团队正在通过灵魂交流,探讨如何强化要塞防御的技术细节。
长时间的战斗,的确改变了诸多地球势力之间的行动模式,也改变了许多人看待世界的态度。
那些曾经目光只在地球一隅之地,差点就要步上昔日地球仙神文明老路的地球人,在见证了宇宙的辽阔,以及危及整个宇宙的庞大战役后,终于有了自己也是这宇宙一员的实感。
归根结底,位于地球上的诸多时空通道,除却给予地球文明无尽的资源外,还能给一个文明无以伦比的安心感。
倘若发生了什么不测,那么地球文明大可以前往异世界,异宇宙,那样,无论是封印宇宙发生什么大灾难,也总是可以保存自己。
但是,苏昼对所有人阐述了伟大封印的本质,这让所有人知晓,面对誓要破坏整个伟大封印,破坏整个宇宙乃至于多元宇宙的敌人,逃避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祂们所要的,乃是破坏万象,而并非是几颗星辰,几个银河那么小家子气。
既然如此,哪怕是并不愿意,也到了必须奋起一战的时刻。
好就好在,地球文明还没有失去血性,即便是内部还没有完全统合,但是所有大势力都愿意带上自家的镇国神兵,来到战争的前线,与虚无的大军作战。
九溟是战争中期才紧急从先驱空间归来,来到前线支援的,他与蚁人巫妖前往了轮回世界,也就是寂主的分身灰雾所在的那个世界走了一遭,并在那里,感悟世界元素的生灭轮回,凝聚自己的无尽心光,成就霸主地仙。
如今的轮回世界,已经开始了大开拓时代——风之神带来了异世界的消息,也确定了一条通向虚空深处的航道,火之民和风之民如今在神的指引下,开始朝着世界的彼端,星海的远方开拓前进,而审判之神注视着所有的灵魂,或许是监督,也或许是守望者一切。
对于九溟来说,前往轮回世界,无非就是依靠轮回世界异常活跃清晰的元素轮转现象,感悟天地自然之道突破,同时顺便看看自家大哥苏昼当初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神话传说。
而对于蚁人巫妖安森特而言,回到自己老家的祂,想的其实是赎罪。
昔年,作为冒险者的安森特,为了成为神明,打破风与火之神过于严苛的条例,为所有风之民定下的宿命,故而意图联手诸多海盗,打破世间平衡,重新建造新秩序。
而在这过程中,他协助诸位海盗王发起天灾,催动仪式,造就了好几位水之神。
对错是非,如若非要说的明白,那他自然是错的彻彻底底,但是造就他错误的,也是风与火之神本身的错误,也是整个轮回世界的错。
因为双方都没有超越自身的界限,故而为了自己心中更好的世界,所以坚定自己的信念,作出了错误的事情。
九溟并不知道蚁人巫妖所谓的赎罪究竟是什么情况,他只知道,安森特在步入世界的最深处,又再次出来后,魂魄就黯淡了许多,仿佛被剥离了一半。
不过剩下来的这一半相较于之前就更加的纯粹,虽然绝对的魂量降低了,但纯度却大大提升。
这一次,作为一位霸主地仙,安森特也算是当了一回没有低级趣味,高尚无比的多元宇宙援军,和九溟一齐从先驱空间归来,加入了战场,挡住了好几头强大的霸主阶魔物,稳定了防线。
实际上,这样的多元宇宙援军还不少,毕竟地球上的先驱空间探索者真的不少,他们自然也有自己的异文明队友。
而在自家队友的故乡遭逢大难之际(主要是先驱空间的奖励太香了),作为队友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不能对明天的地球置之不理!
所以,地球一方的霸主数量比所有文明想象都多,甚至瑟诺斯提亚文明都过来借了好几次援军,邀请地球一方的霸主前往其他战线稳固局势。
这自然令地球文明在整个宇宙中的名声大振,再加上苏昼这位天尊的存在,全新的银河上国这种称呼已经开始在银河网络中流传。
当然,在宇宙的战场上,即便是霸主,也不是主角。
九溟现在都还记得,在某次防线差点失控的刹那,是武神刘理抬起落日弓,汇聚了半个要塞中所有人的灵气,射出了一道漆黑无比,令时空扭曲的神箭,这才将那一波太过危险的局势撑过。
那时,漆黑的引力之矢贯穿了宛如恒星一般熊熊燃烧的巨兽之躯,就像是重现上古神话那般,再一次陨落星辰!
即便如此,那一次也给恒星要塞带来了重创,武神刘理也现在也在后方休养,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次开弓了。
不过,在休养之前,他已经击杀了超过七十头霸主阶地仙魔物,而不朽的虚空巨兽也击毙了十三头,如果不是落日弓的力量导致这些巨兽都留不下尸体,单单是这些巨兽的尸骸都能堵住时空裂隙!
没有这样的底蕴,是挡不住自时空彼端侵袭而来的强敌的。
可是现在……
即便是有着仙神天尊的底蕴,却也未必能起效。
班瑞尔要塞偏银心一侧,有一条中型时空裂隙,它原本沉寂,被瑟诺斯提亚文明在过去封印,但是虚无教团突袭了此地,令封印开启。
漫长的战争将瑟诺斯提亚人昔日镇压在时空裂隙上的封印要塞彻底摧毁,整个星域周边都满是扭曲的时空异常现象和灵气尖啸,从恒星要塞处远远眺望,只能看见黑暗的裂隙周边满是飘散的火星和不断扩散地细微时空裂缝。
而现在,漆黑的裂隙背后,有昏黄色的光晕正在扩散,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地看着这一幕。
“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
“根据侦测小队的冒死探查,虚空魔物的确都退去了,就像是潮水退潮一样,但是有数量不逊色于它们的黄昏舰队正在朝着各大时空裂隙靠近!”
“究竟是什么状况,怎么就没完没了了?”
九溟能听见,周边一位位霸主阶的指挥官正在和前线侦查人员交流情报,他们正在紧张地汇总消息,并且和瑟诺斯提亚人等银河上国互相交流。
而最后的结果非常严峻。
根据诸多银河上国位于不同虚空出入口处探测到的情报来看,如今约莫有超过五个不同宇宙而来的黄昏眷属大军抵达了封印宇宙周边。
理论上来说,封印宇宙作为整个封印多元宇宙的核心之一,其实是非常难以靠近的,冰凝虚空本身并不是一个鼓励虚空穿梭的虚空结构,如果不是苏昼有天神刻度的话,哪怕是以天尊的实力,也需要建木之舟这种专门的天尊法宝来辅助。
而原本不知道封印宇宙的外宇宙势力,倘若想要入侵封印宇宙,单单是找路就要找个几千上万年,指不定找了半天,多元宇宙时空结构稍稍变化一点,就之前的努力全部都报销。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虚无教首似乎早就准备好了所有准备,祂作为封印宇宙本地的强者,在诸多黄昏眷属组织中似乎都有着极大的名望,而祂也的确指定了许多不同的通畅路线,指引诸多黄昏舰队前来袭击。
想一想吧,四个月,哪怕是算是之前谋划的时间,最多也就一年半,便有五支外宇宙虚无联军齐至,这是什么效率?
别说天尊了,寻常天仙之间打成拉锯战,打个一两年也是不过分的吧?
虚无教首唯一漏算的,恐怕还是苏昼的实力和底蕴真的是太过不可思议,无论怎么高估都是低估,所以才败北。
但凡是个正常一点,没那么怪物的天才,绝无可能战胜祂。
但即便是虚无教首战死,祂留下的难题依然令所有封印宇宙的文明感到棘手。
此刻,九溟化作心灵神龙本体,在和苏昼交流过心光体和心理卡牌各自的优劣强弱点后,这位正国新生代的龙王便汇总了大量先驱空间中的资料,重定根基,最终在轮回世界锚定了自己全新的真身——【明镜妄心之龙】。
明镜者,真也,妙明本心,不生不灭,乃魂之实者,可弥盖六合,包容万象。
妄心者,欲也,一念缘起,无明妄动,乃识神之源,可执持善恶,化生万物。
以性之道,魂之极进阶霸主地仙,和苏昼铸就的天魂业位,以己心代天心,汲取亿万愿力的庞大业魂不同,九溟的明镜之魂,是纯粹到极点,宛如镜子一般的真魂,可以倒映世间的一切欲念思想,在自己的心中倒映出‘欲的实体’。
而后,以自己看见的欲为原型,九溟便可以‘妄心’将这些欲念塑形为种种欲念之兽,封印为卡牌,为自己驱使战斗。
而这欲念,自然不仅仅包括怪兽,实际上,也可以化作魔法,陷阱,甚至还可以化作结晶,场地,魔法阵,结界……应有尽有。
因万物都是欲念的造物,故而以明镜照之,以妄心现之,便可重现世间。
此刻,九溟就以自己的神通,重现了一只不起眼圆滚滚的虚空魔物,然后朝着时空裂隙的方向飞驰而去——他这种来自先驱空间的探索者,正是侦测小队所属,刚才其他人检测结束,也该轮到他去外虚空观察情况了。
九溟倒也不怎么紧张,反正无非就是死,半步先驱者还会有怕死的不成?反正先驱空间也提供复活服务,而芙妮雅和邵霜月现在还在创世之界,同一小队有的是方法复活。
真龙(除了名字并没有半点龙要素)跨过时空裂缝,混在几头零零散散的虚空魔物中,小心地抵达冰凝虚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用妄心创造的虚空魔物和真正的虚空魔物没有任何区别,在幽深的空间中前行,九溟并不担心自己被发现,他只是小心翼翼地观察前方昏黄色雾气背后的情况,然后露出凝重无比的神色。
在昏黄色雾气的中央,光线可以穿透的最后之地,隐约可以看见些许黑影,它们正在无尽的雾气中穿梭,就像是在乌云中飞驰的海燕飞鸟,而庞大的宇宙巨阵纹路正在整个虚空中回荡,惊人的时空畸变和危险无比的虚无气息一同,占据了九溟所有的视野。
“这个数量……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不禁心中惊呼。
真的不是九溟夸大亦或是是个右倾投降主义者,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敌人的数量实在是太过恐怖,虽然并不如之前连续四个月猛烈进攻的虚空魔物那般无穷无尽,但是这可是军队啊!和兽潮一般根本不听从指挥的虚空魔物军团,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躲藏在魔物群中的虚无舰队,但就算这样,也令诸文明联军打的异常艰难。
但是,现在来袭的,却是其他宇宙中建制完整,下至护卫舰上至虚空主舰,下至普通修行者上至Ω尊主,全套战力一应俱全的真超凡大军!
封印宇宙非要说底蕴,那自然是深厚的很,不谈地球那边随时可以拉出几打尊主帝兵,其他银河上国,单单是瑟诺斯提亚人那边就有二十位天尊烙印,还有活星球神殿中蕴养的一些昔日Ω级神器,真的全力以赴拼死相搏,几个天尊还真的不怕。
但是,哪怕有底蕴镇压,但灵能断绝造成的中层战力断层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凭借先驱空间的侦测模块,九溟甚至隐约在那昏黄色的雾气中,窥见好几个极其炽盛,甚至可以说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灵能源点!
“唔——好痛!”
年轻的真龙突然低下头,他灵魂的眼瞳被灼瞎了,这还是通过探索模块进行探知,九溟猜测,倘若自己真的贸然用自己的本体肉眼去窥探对方的力量,那么引来的力量反噬,恐怕真的能将自己直接烧死!
不过,却也是没有收获。
凭借明镜倒映万物的神通,以及一点先驱空间的侦测手段,他隐约知晓了那两个极其强大的黄昏眷属的来历。
【创世之界·万象葬地——冥动械神,埃斯托尔迪】
【浑天之界·夷苍上门——盖鸿天,擎空天君】
一方是万象葬地这一宇宙神系的核心强者,一方是浑天之界十二上门的驻世天君,两大携裹煌煌神威压来的天尊强者宛如两颗堵住了所有时空的不灭星辰,令九溟根本喘不过气来。
冥动械神埃斯托尔迪是创世之界这一原初世界中也算得上是强者的尊主,早就在数万年前便已经抵达了‘造物机神’,也就是天尊之境,已经创造了独属于自己的冥动之星,孕育有万千眷属眷族,乃是真正的主神强者。
而浑天之界,却也是原初世界,而夷苍上门更是这一混沌原初世界十二上门中最为神秘的上门之一,却没想到,这位上门的驻世天君赫然也是黄昏的核心眷属!
祂们的实力都强横无匹,一者宛如冥狱绝境的化身,存在本身就带来寂灭和不祥,仿佛一切终末的无敌械神,而一方缥缈难测,却又于虚空中隐约闪烁一点诛灭万物,天亦可讨的霸绝神念。
“……倒也不是不能对付,但是,对方的仙神好多啊!”
虽然差点呼吸都没办法呼吸,但地仙本就不需要呼吸,九溟虽然敬畏对方的实力,但却也不至于直接吓得失去战意。
据他所知,飞升帝国的神皇在知晓如今情况不妙后,便已经决定启动祂的原初战躯,也就是飞升帝国首都‘神启星’本身,去汲取一颗恒星的能量,尽可能地回归战力,前往前线。
作为并没有离开这个宇宙,而是身化星球,与子民同在的昔日Ω级巅峰天尊,神启神皇的确已经沉睡了十几万年,祂的实力虽然并没有下降,甚至因为长久的沉淀和思索前进了不少,但是想要回归当年的战斗状态,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而霸业帝国的七大格式塔意识,如今也在加班加点的锻造自己的战斗子个体,祂们本质上是一种精神集合体,想要在物质界战斗,需要汇聚资源去创造,也是需要一段时间。
但问题在于,除却高层战力外,黄昏大军中的仙神实在是太多了!
霸主数量超过两千五百位,天仙数量超过四百,甚至更多——这个数量,在加上两位尊主中的强者,四位普通尊主,这已经是足以横扫数个河系的战斗力,哪怕是宇宙神系大战,也是一支主力军!
此刻,九溟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他打算尽快找个机会,回到封印宇宙中,将这些消息告知给地球和银河联军方面。
除却他这位先驱空间的地仙有这实力,可以混到这么近的地方,窥见这么多情报之外,其他人都是做不到的——而现在他双目已毁,自然要早早回去治疗。
但是,就在此时。
九溟忽然抬起头,看向原本黄昏舰队本部的后方。
有异常,恢弘,庄严至不可思议的磅礴威压正在袭来,就像是一团正在草原上急速扩散,仿佛要顺着地平线的边界,将整个大地和苍天一同燃尽的大火!
这火躁烈地燃烧,永远不可能平和,也永远不可能冷漠,灼热的气息在遥远的冰凝虚空点燃了一层火云,它正在诸多黄昏眷族眷族,诸多不朽神祇和尊主震惊的注视下,急速朝着整个军队的本阵扑来!
【究竟是谁?!从哪来的尊主?】
【这个实力,无法探尽……怎么会?!我居然完全无法窥探卜算?】
【后方的预备军呢,全灭了吗,为什么半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纷纷扰扰的质疑和传讯在大军中急速流传,但是没有人有答案。
当然,第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怎么慌乱。
毕竟归根结底,对方只是一个人罢了。
——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傻的人,以一人之力,去主动挑衅有着天尊统领的超凡之军,足以征战诸天,摧毁世界的大军?
但烛昼也可以不是人。
此刻,九溟感应到了,自己身边的那两头虚空魔物突然战栗了起来,当然,它们并没有恐惧这种感情,但是却有本能的应激反应。
而这种应激反应,代表的,是见到了‘强大的同类’。
轰!轰!轰!
即便是双目已盲,灵魂感应也不真切,但是因为远方的气魄实在是太过庞大可怖,乃至于九溟仅仅是想象,都能想象的到,那个熟悉的气息,那个熟悉的人,究竟是携裹怎样的气势,朝着敌军冲锋,将它们碾碎搅动地一塌糊涂。
但是,年轻的真龙实在是太胆小了。
因为现实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夸张。
虚空之中,有渺小的人形持刀而行。
苏昼黑发飘散,他拄刀而立,直面无尽黄昏大军,面带些许笑意。
而在他的足下,视野拉伸,一头硕大无朋,宛如巨鲸一般的可怖虚空魔鲲终于显露出全貌,这强大无比的虚空祖兽本来都要离开战场,但却被苏昼以蛮力,外加虚无教首的‘星尘’气息模拟,伪装成了同类,强行带动成为坐骑,让其对黄昏军团的军阵冲锋。
驾驭魔鲲,万千虚空魔物随行,苏昼横跨万千世界,无尽虚空而来!
“看刀!”
虽然说是看刀,实际上是控制虚空巨兽碾压,是以霎时间,便可看见黄昏军阵的后方军阵就在摧枯拉朽间被这虚空魔鲲压垮,破碎,原本的大阵也是直接被破坏了一部分。
黄昏的军阵虽然没有被破坏,但是因为是源自后方的突袭,为了反击,祂们也必须仓促地回头,调转方向。
【鬼祟偷袭之辈,如若现在跪下还有,还有……】
冥动械神埃斯托尔迪此刻愤怒异常,不仅仅是因为说好接引的虚无教首直到现在都没出现,还是因为创世之界的战况对万象葬地不利——据祂刚刚得到的消息,万象葬地的其他军势已经别纷争之涡和极天高塔联手彻底拦住了,祂现在别说援军,就连返回创世之界,都需要先打破两道坚硬若铁的防线。
而现在,被人偷袭,扰乱了正准备朝着目标宇宙进军的军阵,更是令本就脾气不好,很难忍耐意外的祂心中怒火滔天,恨不得立刻将这来袭者挫骨扬灰。
这位冥动械神正打算好好看看,那位驾驭虚空魔鲲的大敌究竟是什么来头。
但是,都说了鬼祟偷袭,难不成站在虚空魔鲲上的那个人形就真的是烛昼不成?
“看刀!”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骤然从身侧炸响,伴随着天神刻度穿梭时空的银色辉光,一根闪烁着极尽生机光辉,浑身散发不朽不易之气息的青色神枪就这样自虚空中飞遁而出,直截了当地贯穿了这位造物机神的所有外层防御,将其胸口周边的所有零散零部件全部击碎湮灭!
【什……】
埃斯托尔迪睁大了自己前后一共三百一十二个观测镜头,被世界树之枪命中的祂其实根本没有失去战斗力,毕竟械神一道最擅长的就是解体重生,再造神躯,这种小伤,只要给祂一点点时间,立刻就能复归原样,甚至还能把敌人的这把神兵控制住,削弱对方的力量。
但是,苏昼既然说了看刀,那就真的会挥刀。
虽然之前可能会多用点其他的攻击,但该来的总是会来。
所以。
埃斯托尔迪便感知到,仿佛有整个世界的灵气,混杂着七八个不同的尊主帝兵气息,连带三位瑟诺斯提亚人的不易之力,再加上一位硬实力似乎还比他更强一筹的尊主之力,全部都凝聚在一道刀光中,朝着祂竖斩而来。
——要不要这么夸张?这杀我二十回都够了!
冰凝虚空中,亿亿万万里磅礴火云腾天而起,实质化的灵光仿佛照耀诸界——但是下一瞬,所有火云收缩,所有能量灵潮回涌,全部都旋转凝聚,化作了那最为朴实无华的涅槃灭度,斩断不死不朽不灭的一刀中!
咔嚓!
冥动械神第一时间还没有死,但是祂的造物机神之躯已经从头颅中央直至身体最下方处,出现了一道一刀两断的赤金色能量裂口。
伸出手,埃斯托尔迪似乎是想要将自己不断分裂的脑袋合拢,但是这已经办不到了。
苏昼的力量正在侵蚀,破坏一切,躁烈的业火正在焚烧灵魂的本质。
【我……】
祂来不及思考什么,说些什么,表达实力,展现自己身为尊主的威严。
在苏昼一刀斩下的瞬间,祂就已经死了。
——万象葬地·冥动械神埃斯托尔迪,陨落,等待久远时光后归来!
万象葬地的军阵崩溃了。
而见势不妙,擎空天君二话不说,也立刻带着部队急速脱离。
——开玩笑!一刀秒杀了和祂也就在伯仲之间的冥动械神,祂留下来干什么?等对方斩第二刀?
祂们要做的事业,不会允许祂们挥霍生命,即便是可以再度归来,也需要漫长时光。
当然,也不是没有想要阻拦苏昼的仙神尊主,但是祂们的结局显而易见。
就在黄昏大军的阵势开始溃散的七个小时之后,这场自虚无教首诞生以来,便一直持续的战争也结束了。
而苏昼,也终于回到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