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第六百九十章 百年後分享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秦歌眉头微微一皱,却是立马变得毫不在意的道:“记得,有事儿?”
“岂止有事儿,事儿大了去了!”
“老子为了救你,一只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报废了,你得赔老子!”
秦歌脸色一黑:“你他么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我听我仙宫李老师和吴老师说了,你就是一只万花筒,别跟老子说什么永恒万花筒!”
“呵呵,你他么的,老子的轮回眼就这么被你说成了万花筒?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艹,还轮回眼了……
眼瞎啊,当初居然没看出林逸南是这么个无耻玩意儿!
在这么下去,这无耻玩意儿一会儿是不是要求赔一只九勾玉轮回眼了?
“林逸南!你别过分!”
“秦歌!你也别过分!”
“你想怎么着?!”
“赔老子一只万花筒写轮眼!”
“老子没有!”
“废话,老子肯定知道你没有!”
“那你想怎样?!”
“跟我去火影世界,陪我偷一只万花筒!”
偷?
秦歌微微一滞:“不去!”
“周大哥,别啊,你那剑意雏形好用啊,你跟我去火影世界,咱们保证一人一双万花筒啊!”
“林大哥,你别为难我!你家影王陛下眼睁睁的等着老子配合妖兽计划呢!”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笔趣-第六百九十章 百年後讀書
“妖兽计划吗?那你大可放心,妖兽计划还有些时候呢,妖兽计划的启动需要准备的东西多了去了,半年内执行不起来!”
“那我有什么好处?”
“万花筒啊!你至少也能有一只万花筒!”
“不要写轮眼,我自己的眼睛挺好使的。”
“那……等等,你特么是赔老子万花筒,你居然还要好处?!”
秦歌面无表情:“你再脏话连篇的话,你给老子天大好处老子都不赔你了!”
“额……那个,周兄弟,你这是赔我的啊,不能要好处的!”
“这就对了嘛,把那个老子去掉之后,我们才能好好的交流啊!”
另一边,听着这番话。
林逸南嘴角微微一抽。
这秦歌跟当初不一样了啊。
当初多么天真可爱的小男孩儿啊。
现在居然为了掌握对话层次,跟自己弯弯绕了这么大一圈。
林逸南轻声道:“别介意,我习惯了的。”
秦歌轻笑:“没介意,但我听不惯,尤其是颐指气使的,老子不喜欢!”
“说得对,我也不喜欢!”
“那不错,似乎三观一样,可以交流交流!”
“好,那你是答应了?”
“周某想来滴水之恩涌泉以报!”
“那你来魔都找我!”
秦歌微微一滞:“火影世界似乎是被封锁了吧。”
“没事儿,我能进去一次,就自然能进去第二次!”
“不是,我的意思是,万一出事,似乎连援兵都没有!”
“你怕个锤子,我告诉你,火影世界内部早就已经掐起来了,咱们学点外语,借力打力很简单的……”
林逸南慢慢的将一整个庞大的计划述说了出来。
秦歌听得惊为天人。
“怎么样?立刻来魔都,一只眼睛真的很难受。”
秦歌微微沉吟:“我要带几个人一起。”
林逸南微微一喜:“能带多少带多少,人手多了更好操作!”
秦歌沉默:“你自己不带人?”
林逸南微微一顿:“哎,我在影卫军基地那是一呼百应,只是,影卫军都是二愣子蠢材,带了反而要我加倍操心,不如不带了。”
秦歌沉默:“我只带五个人,其他的人手你想办法。”
“可以,其实就我们三就够了,人多了是有好处,但坏处也很明显。”
“三天后我去魔都找你!”
话音落下,秦歌挂断了电话。
人多了是有坏处。
但不经历练,人怎么可能成长?
他想带上李华堂等五人去多历练历练,而且李华堂鬼主意多,章善稳重,柳平过善于抓捕那稍纵即逝的机会,王雪行事细腻,阴立安……阴立安算了,这小子性子太急,此次行动不合适。
那,换成王飒飒?
秦歌感觉心底微微有些乱。
算了算了。
不保险!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他无法完全保证此行的安全。
而后去掉了王飒飒,换上了钱霖。
“灵初之力:无!”
随着秦歌将手收回,玄铁色灵力测试石柱上,缓缓的浮现出这几个文字。
整个东城广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没有人出言嘲讽,即便是跟秦歌同样在今年达到十六岁的成年者们。
因为,城邦注重纪律,这是成年礼测试灵力。
在这样严肃的场合上,一旦喧哗,不管是谁,都会被重罚。
可在这无声之中,那一道道带着鄙视、厌恶等各种各样意味的目光,却比言语更加刺人!
无声的压抑中,秦歌的脸苍白如纸。
这是新历223年,是末世战争结束后的第二百二十三个年头,硬要以末世战争之前的公元纪年来算的话,从2021年开启末世的那场流星雨开始,加上持续一百零七年的末世战争。
现在应该是公元2351年。
虽然末世战争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可人类却并没有恢复起来,反而陷入了星空灾兽的包围之中,幸存的人类只能建立起城邦,依靠高高的城墙来防御灾兽,来保持人类的延续。
也正因为面临着星空灾兽的威胁,所以,为了人类的延续,或者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消灭所有灾兽的目标。
每一个城邦,都在竭力将每一个人打造成一名合格的灵能者。
幸存的三百六十五个城邦,不管肤色或是人种,都有一条通用的法规——所有人,在成年,即达到十六岁的时候,都必须拥有三段以上的灵初之力,才能成为城邦公民,才能继续在城邦内生活!
若是做不到,则会被驱逐出城邦,在遍布星空灾兽的外界去体验生死危机。
或许,在那无穷的生死危机中,会有那么一丝机会解开那不可捉摸的基因锁,成为堪比灵能者的战士!
那样,被驱逐者,会重新被城邦接纳!
只是,两百多年来,被驱逐出城邦的人,能够开启基因锁的,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而开启基因锁之后,还能活着回到城邦的,更是寥寥无几!
毕竟,城邦外面,是遍布星空灾兽的荒土,就算是宗师级别的强者,离开了城邦之后,也不敢说一定就能够活着走回城邦!
更何况,,只是堪比灵能者的第一阶基因锁呢?
秦歌的测试顺序本来就排在后半段,很快测试结束。
负责测试的城邦护卫军成员,微微摇头,看向秦歌的目光,即是同情,又是厌恶。
他们白泽城,可是在所有城邦中排在前三十的大城邦,因为强大和富有,对于每一个出生在城邦里的孩子,城邦都会投入大量资源。
也因为如此,白泽城已经整整五十年没有出现过因为实力不足而被驱逐的废物了!
这是这护卫军同情秦歌的原因。
而他厌恶秦歌的原因,则是,这家伙在十年书院生活中,天天课上睡觉,从来不曾认真上课,更不曾努力修行!
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样想着,护卫军成员心中的怜悯和同情消散,冷声开口:
“秦歌,跟我来,从现在起,你被城邦驱逐了!我将送你出城!”
闻言,秦歌彻底呆愣在原地,毫无意识的被护卫军拷住了手腕,被拉着离开广场。
而身后,也因为成年礼的结束,开始喧哗起来。
那一道道恶意目光的主人,终于憋不住心里酝酿了许久的恶毒言语。
“呵,那废物终于走到这一步了,真不明白,辛老师怎么会那么惯着这个废物!”
“有传说,这废物的父母是辛老师的战友。”
“这废物还是烈士后人?!”
“可惜,他要是有哪怕一丝灵初之力,凭着烈士后人的身份,也不会被驱逐才是。”
“呵,烈士后人又怎么了?说得好像谁不是烈士后人一样?”
“反正这废物是死定了,就是可惜了这十年来,在他身上浪费的资源!”
“对啊,这资源要是给我,我现在绝对不止灵初之力四段,很有可能已经六段了!”
“……”
城邦占地方圆十公里,说大也很大,说小也很小。
至少,对于有着灵能者实力的护卫军来说,带着一个半大小子,即便不是急行军,也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达到城门。
走过宽十二米的环城墙大道,高达三十米的城墙出现在眼前,城墙上,有着护卫军的成员在巡逻。
东城门下,则有着一个书院老师打扮的人,在那儿站着,满脸忧心的样子。
铐着秦歌的护卫军对着城门边上的护卫军打招呼道:“刘哥,麻烦开一下城门!”
“开城门?!开城门干嘛?我可没接到任何出行通传啊!”守在城门处的护卫军满脸疑惑。
“这小子,成年了,一丝灵初之力都没有,按照法令,必须驱逐!”铐着秦歌的家伙,指着秦歌说道。
“一丝灵初之力都没有?!”
“对!”
“草!老子记得,从五十年前开始,城邦就在用大量资源供应书院学生了吧?就这样还一丝灵初之力都没有?!真特么废物!”
“可不?简直浪费资源!”
“行了行了,我这就开门,不过我告诉你啊,只能开一个缝,让他钻出去,免得因为驱逐他,反而招来灾兽攻城!”
就在这时,那个书院老师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急忙喊道:“等等!”
“哦?书院老师?!”
护卫军脸色微微一变,多了一丝恭敬,能够在书院担任老师的人,可都是至少五星灵能者以上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是更强大的灵能师!
“恩,我是他的老师,我能跟他说几句话么?!”
“没事,多说几句也没事,您说好了再通知我们就行!”护卫军点着头,缓缓的走到了几米开外去。
“秦歌!”
秦歌抬头,满脸苍白,眼神也有些恍惚:“辛老师?”
陈锦华点了点头,道:“我跟上边说过你的特殊情况,可是,他们不信,他们还是坚持要将你驱逐。”
“恩!少数服从多数嘛……”秦歌笑着开口,只是笑得很凄惨。
微微皱眉,陈锦华从怀里取出一枚六棱柱形状的蓝色晶石,那是二阶以上的灾兽才有的能量核心。
“这枚能量核心,里面刻印了一个防护符文,能开启一个防护罩,挡住三阶以下灾兽的攻击,你拿着!”陈锦华将能量核心递了过去,道:“不要放弃,总会有希望的!”
“不了!谢谢老师!”秦歌摇头拒绝:“给我只是浪费。”
反正必死无疑,带着这么珍贵的能量核心去浪费?!秦歌可不是那种自私到自己要死了,就会选择报复世界的人。
“拿着,听我的!”陈锦华严肃的开口,斩钉截铁的语气,不给人一丝拒绝的可能。
优美玄幻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討論-第六百九十章 百年後閲讀
“老师,你走吧,我不会要的!”秦歌转身,直接朝着护卫军走过去:“我们说完了,送我出去吧!”
只要出去,大概,这戏剧性的一生就要结束了吧?
“嘎吱嘎吱”声响起,高八米,宽六米的巨大城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五十来公分的缝隙。
正在此时,陈锦华高声道:“秦歌,记得我以前课上讲过的李白么?”
“记得!我很喜欢他的诗!”秦歌点头。
“李白说过: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才能,你特殊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你有着特殊的才能呢?”
陈锦华说着,手中一道蓝色的光芒微微一闪,那颗蓝色的能量核心,便落入了秦歌的裤兜里面。
秦歌苦笑。
特殊的才能?!
是做梦么?!
这样特殊的才能,他才不想要呢!
人生大概是做什么都没有意义的吧。
不管辉煌,不管卑微,百年后,黄土一抔,一切都消逝干净,消逝到连自己的思维都不存在了。
那时,不说财富名利,便是爱恨情仇,也都全部烟消云散了。
秦歌躺在小树林里,静静的躺着。
小树林中多是高不过三米的小松鼠,也偶有一些正值花期的李子树。
秦歌的身边摆放着三本书籍。
其中两本是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胡孚琛先生的《丹道法决十二讲》的上下册,另外一本则是颇为老旧的线装书。
其上全是繁体字,书名上面的四个字倒是很容易认出来——《道言浅近》。
据说这是张三丰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