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六百三十一章 我教你熱推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天上宗才多少半祖?就算加上树之星空也未必达到这个数目,而同为六方会的三君主时空连二十位半祖都未必有。
虚神时空,木时空在陆隐看来都未必能有这个数目。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六百三十一章 我教你分享
尽管白色能量源施展的力量应该不是正常半祖的对手,但这个数字确实可怕。
“这还只是白色能量源,你知道我们超时空到底有多少黑色能量源吗?”,作公醉醺醺的,说话都摇摇晃晃,作鱼急忙搀扶,“爷爷,你喝醉了,回去休息吧”。
作公笑道,“爷爷没醉”。
作鱼歉意对陆隐笑了笑。
陆隐看着作公,好奇,“有多少?”。
这老头醉没醉他无所谓,大家心知肚明。
“十枚”,作公说了一个数字。
陆隐脸色变了,十枚黑色能量源,代表十个可以匹敌祖境的强大力量,然而在明面上,超时空只有五枚,他们隐藏了一半。
十个祖境力量,超越了虚神时空虚太境强者的数目,即便虚衡与虚棱同时突破虚太境,虚神时空依然没有十个,这就是超时空的力量。
陆隐震撼于超时空隐藏实力的强大,作公给出的解释很简单。
超时空最擅于寻找平行时空,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行时空就分析能量,制作能量源,无数年下来,超时空损耗的黑色能量源极多,而留下的,也不少。
白色能量源就更多了,至于再往下那些能量源数量多到夸张。
“六方道场建立,看似三君主时空最活跃,实际上我超时空何尝不是如此,能量源多了,但可以使用能量源的人却没那么多,也就导致很多力量用不出来,只能用于各种修技的研究”,作公感慨。
“爷爷,你真的醉了”,作鱼担忧,作公说了那么多不会有问题吧。
陆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知道的已经足够,这算是作公报答他救了作鱼之恩,再问就有些贪得无厌。
接下来时间就是随便聊聊,作公也清醒了很多。
陆隐在作府留了一天时间,一天后他才离开。
而天鉴府的事,作公也说了不少。
天鉴府府主之所以是游方,并非游家自己争取,而是决策团为了分掉游家权利做下的局,与其说是决策团做局,不如说是超时空真正的主宰做局,那个主宰是禾然与白浅竞争的源头,是建立决策团的人,也是整个超时空的掌舵人。
那个主宰,是能量源修技的开创者。
超时空两大修技为支撑,一是能量源,二是馈之术,馈之术为游家,能量源,便是那位主宰。
陆隐跟任何人对话都从来不提那位主宰,因为他早就从白浅口中得知那位主宰的存在。
抬头望向星空,那位主宰,何时会出现呢?
作府外,一道人影在墙角站着,当陆隐走出,那道人影急忙出现,直接跪在陆隐面前,重重磕头,“谢谢”。
此人是谢五。
陆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谢五,“顺手而已”。
谢五再次磕头,“谢谢”,一个接一个磕头,在地上发出重重的撞击声。
那一声声谢谢越发沉重。
“如果我是你,还回到禾书身边,至少有个保障”,陆隐深深看了眼谢五,说完便离去。
谢五跪了很久才起身,眼底深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禾书。
陆隐撕裂虚空离开超时空,并非返回虚神时空,而是去了永恒国度,再通过永恒国度回去了第五大陆,回去了–地球。
海风吹拂,碧蓝的天空下,海鸥飞翔,发出的叫声让人放松。
巨大的遮阳伞下,美丽身影平静躺着,喝着果汁,周围没有任何人,这其实是一处荒岛。
陆隐走过去,“来多久了?”。
人影抬头,摘下太阳镜,露出绝美的容颜,正是白浅,“刚到”。
“多久没回来了?”,陆隐笑着问道,躺在另一边,拿起果汁喝了一口,一般。
“好多年了”,白浅回道。
陆隐看着海面,很舒服的伸了伸懒腰,“你不是个会怀念家乡的人,但回来的感觉毕竟不一样吧”。
白浅放下果汁,“找我来就只是说这些?”。
“形势怎么样?”。
“不太好,我算是出局了”。
“禾然很开心”。
“出局,唯一反败为胜的办法就是作弊”。
“所以我一直在帮你作弊”。
“是帮你自己”。
“但对那位神秘的主宰,我心里也没底,在虚神时空,我见到了虚主,那是与武天相交的存在,超时空那位主宰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白浅看着陆隐,“怕了?”。
陆隐笑了笑,“我也是始空间天上宗道主,怕什么,只是不能出错,否则会引来整个六方会的打击”。
白浅淡淡道,“只要把控决策团,就能赢禾然”。
陆隐好笑,“你真这么天真?那位主宰的决定不可能完全由决策团把控”。
“所以有一点很重要”,白浅认真与陆隐对视,“我需要你,亵渎禾然”。
陆隐一愣,“你说什么?”。
白浅重复了一遍,“其他的我都可以做到,但唯独这点很麻烦,只有你能做到,帮我,亵渎禾然”。
说着,她望向海面,“那位主宰有洁癖,就跟这平静的大海一样,如果海面上出现异物,就会毫不犹豫摧毁,禾然就是那个人心中的大海,我不过是条小河,所以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赢得希望,所以那些人只在乎禾然”。
“但如果禾然被亵渎了,等于是大海上出现了异物,不是那个人可以忍受的”。
陆隐抿嘴,“那你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白浅诧异,这种表情几乎不会在她脸上出现,“这不是你们希望的吗?禾然,是个完美的女人”。
陆隐收回目光,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是完美,完美到他都想抓走放在天上宗当个吉祥物,但,亵渎,怎么做?
“你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白浅怪异。
陆隐道,“当然知道”。
“说说看”。
“没必要”。
“我教你?”。
陆隐无语,“你确定?”。
白浅与陆隐对视,目光平静,“只要你希望”。
陆隐看着白浅平静如水的目光,忽然抬手,揽过她头颅,靠近自己。
这一刻,两人相隔很近很近,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白浅目光依然那么平静,毫无波澜,呼吸都没有变化。
足足三分钟,两人就保持这个姿势,谁都没动。
最终,陆隐还是松开手,“我想起当初白雪提到你时说过的话,她说,你拥有令彩虹失色的容颜,诸葛的韬略,女帝的心胸,剑道奇才”,顿了一下,“不过,你抛弃了她,抛弃了地球”。
“那个时候我并未在意,如今看来,你确实跟她说的一样,在你眼里只有你的目标,你要达成的目的,再无其他”。
白浅戴上太阳镜,“失望?”。
陆隐笑了笑,“没有,而是放心”。
“可我对你不放心”,白浅起身,长发垂落,散发着幽香,“你我联手可以得到超时空想要的一切,唯独不能改变那个人的心思,亵渎禾然是必须要做的,也只有你可以,好好练吧,有时间谈个恋爱也不错”,说完,她离去,返回超时空。
陆隐摇头,居然被看低了,这个女人太冷静,冷静的就像一块冰,即便面对死亡都不会产生太大波动,这样的人才最可怕。
谈个恋爱吗?摸着凝空戒,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救嫣儿。

并未在地球久留,陆隐去了虚神时空,返回红域。
回到红域就是抓捕暗子,除此之外,陆隐让虚月帮忙引荐游乐乐。
“你找乐乐干什么?”,虚月看着陆隐,目光要多警惕有多警惕。
陆隐坐下,“不是找游乐乐,而是想通过她与游家对话”。
虚月怀疑,“乐乐是个很单纯的姑娘,你别骗她”。
陆隐挑眉,“在你眼里,我是会骗她的人?”。
“不然呢?”,虚月再次打量了一下陆隐。
陆隐抓捕奕君和乘风用的套路都是骗,在虚月心里,他基本就是个骗子。
虽然陆隐硬抗莲尊门徒压力让她改观,但骗子这两个字肯定伴随陆隐一生。
“行了,赶紧联系吧”,陆隐不耐烦。
虚月冷哼,去联系游乐乐了。
很快,她道,“乐乐应该在研究什么,等着吧,要好久”。
“她能研究什么?”,陆隐以为虚月在骗他。
虚季声音传来,“乐乐是所有人公认的天才,在馈之术一道上,纵观超时空都没什么人敢说超越她,游家自古以来从未有女子被当做继承人,但乐乐开创了历史,逼迫游家不得不让她成为继承人”。
“这么厉害?”,陆隐只是想联系游家,想起当初在轮回道院凉亭看到的,虚月跟游乐乐关系极好,想通过虚月联系游乐乐进而联系到游家,没想到游乐乐本身就这么厉害。
虚季道,“乐乐相当聪明,这点就算是禾书都不得不承认,你如果真想骗她,还是放弃吧”。
陆隐翻白眼,“我只是想跟游家聊聊,游家掌握超时空天鉴府,或许我们可以跨界合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