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 起點-第四百五十四章 葉族起源!展示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叶宁回到清水河畔已经快中午了。
岳父岳母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美味佳肴再等待他回家。
再看到女儿回来后林凡夫妇很惊喜。
可知道烟儿再幼儿园的遭遇后又是气愤恼火。
夫妇俩决定要去光明幼儿园讨个说法。
不过被林浅雪拦住了。
当得知叶宁已经再处理这件事后,林凡夫妇才放下心来,准备给烟儿换一个幼儿园。
哪怕贵一些也无妨。
“爸妈我回来了。”
叶宁推门而入。
“小宁执法句怎么处理的?”
岳父岳母立刻上前相迎,同时林浅雪拉着烟儿从卧室走了出来。
又给她换了一件新的衣服。
还是个小裙子。
白白的裙摆到膝盖,跟一个下凡的小仙女似的。
“哥哥。”
烟儿喜笑颜开,直接抱住了叶宁的大腿。
“乖。”
叶宁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执法句把她拘留了,那个王老师会被学校开除。”
“开除也不去那个幼儿园了,咱家的小公主被欺负,幼儿园的领导一点都不关心,当老师的还收人钱财,真是教师行业的败类!”
林浅雪气恼的说道。
“那个刘童童的母亲的确平时嚣张跋扈惯了,烟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那欺负,我上次去开家长会见过那个小男孩的母亲,她好像叫什么刘兰,老公是教育机构的领导,父亲是刘刚,刚从省城派下来的人,才上任江陵市水务句没多久,咱们集团目前正在接受水务调查明细。”
岳父沉声道。
“爸,可是咱们集团税务并没有问题,那个刘刚为何要针对林家呢?”
林浅雪蹙眉紧皱。
“哎呀,你们三个一回来就谈工作,先吃饭行不行?”
岳母白了老公一眼,然后拉着叶宁坐在了旁边。
随后林浅雪抱着烟儿和岳父也落座。
“今天不谈工作,大过年的说点别的,俩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
岳母说道。
“妈说的对!”
叶宁连忙点头。
“开饭……”
“姐姐我要吃这个……”
烟儿坐在林浅雪修长雪白的大腿上,开心的指着盘子里的一个小龙虾,晃着小脚丫。
“好,姐姐给你剥开。”
林浅雪夹了一个小龙虾,然后细心的剥开。
“好吃嘛?”
“好吃呀!”
烟儿纯真的大眼睛扑闪,忍不住吧唧着小嘴。
“小宁吃小龙虾。”
岳母给叶宁夹了几个小龙虾放在碗里。
“再尝尝这个鸡翅。”
“还有这个……”
“妈也给我夹一个小龙虾呗?”
林浅雪有些嫉妒的噘着嘴。
“自己夹!”
李雪梅白了女儿一眼。
“好偏心啊!我还是你亲女儿嘛?”
林浅雪故作委屈的抱怨一句。
“哼。”
李雪梅放下筷子;“你俩再我心里的位置都一样,我和你爸决定了,要在一年之内抱到孙子,不然烟儿太孤单了。”
“啊?”
“妈……抱孙子?”
叶宁和林浅雪惊呆了。
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有些猝不及防。
“小宁你和浅雪已经领了证,也举行过婚礼,再名义上你们俩就是合法夫妻,你离开的那那段时间咱就别提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我和你妈就想赶快抱上孙子,你们俩最近有没有试孕?”
岳父一本正经的问道。
“试孕……?”
顿时林浅雪脸色羞红。
到现在俩人连最后那一层的窗户纸都没捅破,哪来的试孕啊?
“爸妈,你们俩也太着急了。”
林浅雪有些无奈的说道。
叶宁则表现的很平静,开口道;“爸妈抱孙子这事不能急,我和浅雪已经再试孕了,只不过现在的工作比较忙,所以这件事还要暂缓一下。”
闻言林浅雪脚下踢了他一下。
正在仔细吃着小龙虾的烟儿忽然抬头。
十分天真无邪的开口。
“弟弟从哪来呀?”
“呃……”
顿时一家子全都一阵尴尬。
“先吃饭!”
岳母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气氛又活络了起来。
一家人吃完饭后,又开始坐在一起聊天。
李雪梅把女儿拉到了卧室,轻轻的关上门。
神色严肃的盯着她。
“妈干嘛?”
林浅雪有些莫名所以的样子。
李雪梅坐在床边,严肃的看着女儿;“现在我郑重警告你,一年后必须看到孙子,否则我就和你爸再生个儿子!”
“妈不带这样的吧?”
林浅雪目瞪口呆。
这爸妈催的也太着急了。
人家都是催婚,咱家这是催着生孩子。
“你真是吃不到葡萄不说葡萄酸,我们住在这半年多了,附近周围的人都是一些富豪或者名流人物,那些老头老太太出门就带着孙子孙女,你再看看咱家就一个孙女。”
李雪梅说道。
“妈,抱孙子这事要顺其自然,再者我和叶宁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
“不行。”
“额。”
面对态度坚决的老妈,林浅雪彻底没辙了。
只能祈祷叶宁那边的思想工作能成功。
客厅。
叶宁和岳父再下棋。
烟儿则趴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很认真的再写字。
“所以你和浅雪还不打算让我和你妈抱到孙子?”
岳父微微皱眉,顺势走了一步棋。
顿时叶宁微微一笑;“爸,这事不能太过着急,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内一定让你和妈抱上孙子。”
“三年?”
岳父抬头看了叶宁一眼。
“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可能我和你妈是有些操之过急了,既然如此抱孙子这事就依你的意思。”
“谢谢爸。”
“对了有件事有必要告诉你。”
岳父立刻脸色凝重许多。
“难道叶族的人真的来过了?”
叶宁微微皱眉。
眸光闪烁。
“你知道这件事?”
岳父惊讶问道。
“嗯。”
叶宁颔首,随后开口;“爸和妈见过那个人了?”
“不算见过,只是匆匆一瞥,若不是他几日总在附近徘徊,我还真不会注意他。”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宁心里一紧。
“和我一样的年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却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那种流露出的自然气息很特别,当我靠近他的时候,就好像再面一头深海里的巨无霸。”
“他没有伤害你和妈吧?”
叶宁关心的问道。
“没有,还坐下和我聊了聊。”
岳父微微一笑。
“他和你聊天?”
闻言叶宁有些诧异。
“他主动向我和你妈表示善意,提了一些你小时候的事情,看他当时的样子很痛苦,内心很自责愧疚,说是很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母亲,当年的事情他并不知晓,都是宗族掌权的老辈人决定的,他说再叶族内部争斗很严重,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甚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为了让你远离叶族内部斗争旋涡,于是和你母亲暗中派人把你送出叶族,只是他没想到后来还是出了事。”
叶宁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没有说话。
岳父叹了口气,继续开口;“叶族内部一共分为两大派系,一个是以你爷爷为首的这一脉,另一个则是以叶无缺这一派。”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神王笔趣-第四百五十四章 葉族起源!熱推
“叶无缺?!”
骤然叶宁瞳孔一缩。
他想到了烟儿的爷爷好像是叶无缺的后人!
如此说来这件事是真的?
连叶宁自己都没想到,当初只是随口一说,这件事竟然成真了。
“叶无缺和你爷爷是兄弟,当然这里指的兄弟并不是亲生的,俩人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如果非要追溯的话,应该从你爷爷的爷爷说起。”
“当初你曾爷爷曾是大夏的一位将领,再清末民初的混乱的年代雄霸一方,堪称巨头级的人物,可以说是一位雄主,他靠着一腔热血和足智多谋,再那个年代很快成为了风云人物,名声鹊起,割据一方,再苏北一代建立起了自己的版图,后来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势力愈发的壮大,为了抵抗外族势力入侵,你曾爷爷直接成立了铁血军团,也就是在那时候你曾爷爷收养了两个义子。”
“一个就是你爷爷叶无道,另一个就是叶无缺。”
岳父顿了顿,喝了口茶水,继续说道;“后来你曾爷爷再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尸骨无存,留下的铁血军团自然就落到了两个义子手中,一开始这俩人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劲往一处使。”
“再一次的偶然出征时,兄弟俩意外得到了一块玉佩。”
“根据他所述,那块玉佩隐藏着一个惊天秘密,一旦研究出来会颠覆整个大夏,甚至会引发不可估量的后果。”
顿时叶宁从兜里拿出那半块启天玉。
“就是这块?”
叶宁放在了桌子上。
岳父拿起那半块启天玉仔细看了看,微微皱起眉头。
“如果他所述为真,那么这应该就是那块玉,不过为何你只有半块?”
“这半块也是偶然得到的。”
叶宁解释道。
“原来如此。”
岳父目光闪烁,再度开口;“也就是从你爷爷那辈开始,叶族的内部斗争就已经开始了,兄弟俩一个想研究出这玉佩中的惊天秘密,而你爷爷则不认可这个说法,觉得应该把这玉佩中的秘密永远烂再肚子里,或者到死带入地下也可以,只不过叶无缺并不同意,因此和你爷爷起了激烈的冲突,不过后来不知为何就丢了,两人就再也没找到这块玉佩。”
“并且当初你曾爷爷创立的铁血军团,因为两个人的冲突已经分裂,现在双方各自一脉执掌着自己的力量,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个大夫人是你父亲大哥的妻子。”
“是吗?!”
顿时叶宁瞳孔射出两道冷电。
心里对于叶族的一些谜团再此刻解开了一半。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原谅那个老不死的!
叶宁是个有原则的人,自控能力极强,并不会岳父的这些解释就会对叶族的恨意减少。
他也知道那个老不死的,是想通过岳父给自己传话。
这是再试探自己的态度和底线。
况且事情间隔了十几年,当初巴不得自己自生自灭,从来没有寻找过一次,现在突然主动出现绝对没好事!
叶宁可不会相信那个老不死的能有这么好心。
“叶宁。”
这时林浅雪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说道;“咱们去祭奠一下哥哥和小赵,已经半年没有去看他们了。”
“好。”
叶宁起身,把那半块启天玉留了下来。
“哥哥姐姐去哪呀?”
看到叶宁起身要走,烟儿丢下铅笔,步履瞒珊的追了上去。
“烟儿要乖哦,哥哥和姐姐去外面给你买好吃的。”
叶宁溺爱的笑了笑,蹲捏了捏她稚嫩的小脸蛋。
“好的呀!”
烟儿蹦蹦跳跳的十分高兴。
“乖。”
林浅雪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
“小宁、浅雪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吃年夜饭。”
岳母从厨房出来提醒道。
“知道了妈。”
叶宁随后也去卧室换了一身厚衣服。
出了清水河畔后,叶宁直接驱车载着林浅雪先去了一趟花店,然后又买了一些需要祭奠的东西。
十几分钟后一辆宝马车停在了陵园门口。
叶宁和林浅雪从车上下来。
直奔林宇的墓地。
“叶宁那是谁?她怎么再祭奠哥哥?”
林浅雪吃惊的问道。
“先过去看看。”
叶宁握住林浅雪柔软的小手。
“你是?”
到了林宇墓地后,林浅雪疑惑的盯着林宇墓前发呆的女孩。
不过当叶宁看到女孩的容貌后心里泛起一丝波澜。
“我是季悠。”
女孩神色悲伤,抹了抹眼泪,问道;“想必你就是林宇的妹妹林浅雪吧?”
“季悠?”
林浅雪微微皱眉,然后摇了摇头。
“她是你哥的女友。”
叶宁突兀开口解释一句。
“我哥的女友……?!”
“是的。”
季悠颔首,面露悲伤,扭头看了一眼墓碑上林宇的照片,内心自责愧疚再纠缠。
“我怎么没听我哥提及过这件事?”
林浅雪看向季悠。
“我……”
季悠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解释。
叶宁把鲜花放在了林宇的墓碑前,然后说道;“我带浅雪来看你,也替爸妈来看看你,你再下面安息……”
滑落他转身盯着季悠。
“你终于肯面对现实了?”
“叶宁怎么回事?”
林浅雪微微变色,于是上前一步。
她从叶宁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意思。
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子!
“是你自己解释,还是我替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