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御九天笔趣-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鑒賞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比赛是直接在广场上进行的,鬼级班百来号人齐聚,除了克拉拉和苏媚儿这两个原本不算外人的‘外人’在场,其他便再无旁人,连个导师都没有,内部比赛嘛,用不着搞得兴师动众、大张旗鼓的。
老王这边标配的遮阳伞、沙滩椅什么的一律取消了,平时懒散点享受点也就罢了,今天毕竟是场正儿八经的队内赛,也不好搞得跟个大爷似的,拉仇恨事儿小,主要是脱离群众了,身边则是聚着玛佩尔、克拉拉、苏媚儿,又或是雪智御等并不打算参加今天比赛的人。
苏媚儿今天穿着一身清爽,还带着一顶翘舌的遮阳帽,看起来格外阳光性感,这位兽族的小公主和克拉拉早就已经很熟了,挽着克拉拉的手臂姐姐长姐姐短的,显然很讨克拉拉喜欢,再加上旁边的雪智御、坷拉、奈落落等美女,春兰秋菊同时往那里一站,简直就是百花怒放,让人挪不开眼……
当然,美色再诱人,也没有实实在在的利益诱人,不少弟子偷偷流着口水的同时,还是强行把眼睛挪开了,毕竟真正的主角是此刻正在出场的两队人马。
那是肖邦和温妮的两队人马,五对五,出场人选顿时就引起了周围一阵热议声,除了两位领头的队长外,出场的人选基本也都在大家的预料之中。
肖邦这边,除了队长肖邦外,上场的是音符、两个火神山弟子扎克枫、扎克娜,以及来自拜月圣堂的皎残月。
扎克枫和扎克娜兄妹一直都是火神山战队的老主力了,此前应战玫瑰挑战时他们就在出战名单中,可惜当时的火神山被玫瑰打了个三比零,让两人直接没能上场,当时的实力大概和没有觉醒烈薙之力时的柴京差不多。
此外便是皎残月,圣堂十大高手中皎夕的师妹,但这个关系攀得有点勉强,能被拜月圣堂当做一个‘探子’随意的扔到这边鬼级班来,其实就能大致猜测到她在拜月圣堂中的地位,而在如今的鬼级班中,她的潜力其实要算是比较差的了,但毕竟拜月圣堂出身,实战却绝对不弱,能算得上二线战力里的顶尖。
如此三位,加上一个鬼级班里绝对主力的乾闼婆公主殿下,这阵容是绝对够分量的。
温妮这边的阵容也是不弱,居然上了乌迪,要知道玫瑰八番战里的乌迪可是立功不小的,实力有目共睹,虽然最后打天顶的时候没有上场,但黄金比蒙的变身显然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连西峰圣堂当初也只想到了用禁魂阵禁止他变身的方式来赢了他一场,显然也是研究之后,发现并没有应对变身后乌迪的把握。
此外的三人组要稍显名不见经传一些,没有像皎残月这样来自十大圣堂的‘大牌’,但也都是各方圣堂硬考进来的精英,在往年的英雄大赛上也都是露过脸的,和火神山那两位应该在伯仲之间,但在鬼级班的潜力排名都在皎残月之上,这一个周也是练得最狠、拼得最疯的那帮人之一,实力进步明显。
其他那些鬼级班弟子此时议论纷纷,两相对比,感觉温妮这边的队员整体要稍稍弱一点,但温妮这个鬼级队长却似乎要胜出肖邦一筹,足以弥补差距,这样光看板面,还真是有点难以看出输赢来。
裁判是副班黑兀凯,肖邦和温妮的表情都显得很平静,简单握手后,各自向肖邦递上了两边队伍的比赛顺序名单。
这可不是圣堂挑战赛,五人的交战顺序是一开始就完全定好的,没有谁针对谁一说,输赢多少还得看点运气,不过也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那就是双方队长将留待最后一场。
老黑也不啰嗦,接过名单各自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示意双方队员退出赛场区域后,直接宣布道:“第一场,肖邦队的音符,对阵温妮队的乌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安静等待着的四周此时顿时就热闹起来了,两边果然都将主力排在了第一位,毕竟第一场事关全队士气,绝对的关键,四周一片喧哗声、吆喝声和加油声。
“音符加油!”
“嗨,乌迪,下手轻点啊!”
“老乌,你要是敢真动我女神,我跟你拼命!”
毕竟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音符,再加上乌迪的‘无公害’属性,拿他打趣他也不生气,周围弟子们的口风此时居然出奇的一致,都是帮音符加油的。
乌迪咧嘴一笑,果然对周围这些声音并不在意,经历过玫瑰的八番战,再大的场面都见过了,曾经那种上场就紧张的感觉早已不在,而且背负着身后二十几位师兄师弟的‘资源使命’,他也并不打算放水什么的,只是……那毕竟是音符师姐啊,除了王峰师兄和坷拉外,对自己最温柔的人,帮自己疗伤的次数都数不清了,每次在他训练受伤后都是宛若女神一样温柔的出现在他面前……
想到这里,乌迪的脸色微微有点泛红,紧张是不紧张的,但却有点说不出忐忑,自己……真的可以对音符师姐下重手吗?不行,还是要注意分寸。
他东想西想的走上场,音符则早已等候在场中了。
今天的音符和往常有点不太一样,虽然还是一身乖巧的公主裙打扮,但手中却多了一柄巴掌大小、形似木梳的小玩意儿。
这里其他人都没见过音符的魂器,还以为她真是拿着柄梳子,此时纷纷打趣:“你看人家音符师妹,比赛都这么优雅脱俗,不愧是真女神!”
“我想变成那把木梳!”
“省省吧你,一身酸味儿,别污染了我们音符师妹的秀发。”
坦白说,即便在鬼级班里呆了这么一段时间,即便所有人都默认音符是肖邦战队里的主力,但那只是出自对八部众本身的敬畏,其实大家对这位乾闼婆公主到底拥有什么战斗力,心里都是有个问号的,感觉应该是巫师那一类,又或是驱魔师?但驱魔师并不适合单挑啊。
乌迪的眸子却是微微一凝,刚才杂乱的心思也稍稍收起,这‘木梳’他是见过的,那还得追述到老王战队第一次挑战八部众的时候……
哗……
只见音符的手指轻轻在那木梳上拂过,一片魂力微微荡漾,原本金黄色的木梳竟然放出了层层光晕,不断变大,转瞬间已化为了一柄半人高的竖琴。
音符的手指此时在那竖琴上轻轻一拨,一阵淡淡的余音空荡,有金色的光芒透过琴弦往四周飞快的扩散开去,让所有正在打趣、起哄的人,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内心的平静,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嘴。
四周突然间就安静下来了,音符则是微微一笑:“乌迪师弟,请!”
乐师,也是驱魔师,还是号称大陆独一无二的乐理驱魔师,乾闼婆的公主当然只能是这个职业。
所有人在瞬间幡然醒悟,特别是刚才那随手一荡的琴音,那份儿感染人心的力量,让那些还在猜测她实力的人大开眼界,这样的音符,能拥有什么样的战力呢?
受到琴音的感染,乌迪的内心也是在瞬间就已经平静下来了,刚才脑子里的杂念完全一扫而空。
这可是音符师姐,乾闼婆的公主啊,当初轻而易举就把范特西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强大驱魔师,自己有什么资格在这样的强者面前说上一个‘让’字?还想那些有的没的……
战!战战战!
嗡嗡~~
乌迪心念电转间,血脉之力已然启动。
从第一次觉醒黄金比蒙血脉到现在,各种对血脉的掌控训练,乌迪已经做过很多了,特别是在西峰一战后,被对方控制血脉无法变身的那种感觉,让乌迪对如何迅速变身做了更针对性的训练,也提高了足够的警惕,他有信心在再次面对西峰那种禁魔场时,提前感知出那种克制性、并提前变身,就像此时此刻……
当变身的意念从大脑传递到血脉中时,血脉之力的响应速度相当快,仿佛受到召唤似的在瞬间动了起来,倒流逆转、冲破……等等!
乌迪全身的皮肤突然涨红,血脉倒逆的第一步是出来了,可立刻他就感觉那种血脉的推动力不够,逆转之势瞬间受阻。
什么情况?
他立刻再尝试了一次,可结果却如出一辙。
“我明白了,音符的琴音安抚了所有人的情绪,也安抚了乌迪的!”摩童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在旁边兴奋的吵嚷起来:“不愧是音符,制敌先机,说的就是这种了……音符音符!加油啊!”
“你兴奋个什么?你帮谁加油呢?”坷拉在旁边横了他一眼,大概是因为都分到了范特西队里,两人走得比较近,最近的关系似乎又有所精进,换以前,坷拉是懒得怼他的:“你是范特西队的,你和乌迪是盟友。”
“啊?这样啊?我忘了嘛……”摩童挠了挠头,咧嘴一笑:“不过音符例外、音符例外!其他人我绝对不帮他们加油!”
“说到底,乌迪的变身还是不纯熟,对血脉之力的掌控很原始,还在靠情绪来推动,而不是完全自如的技巧掌控。”老王摇了摇头。
肖邦这排兵布阵比温妮更胜一筹,乌迪这显然是被克制得死死的。
关于血脉,关于变身,除了老王,大概这个世界是真没几个人能教乌迪了,上次西峰圣堂之后老王就知道这事儿必须要帮乌迪解决掉,但光靠嘴巴传授技巧是不够的,得需要一些相应的魔药以及炼魂阵之类来进一步巩固血脉,八番战这段时间要么是在魔轨列车上、要么就是在赛场,根本就没时间搞这些,暗魔岛那一个月又忙着自己巩固鬼级基础,就这么一直耽误了下来。
看来得抽空帮乌迪开个小灶了,老王叹了口气,劳苦命啊,真是操不完的心。
场中发现无法变身的乌迪并没有打算放弃,如今的他,即便不变身,自身所拥有的力量、速度以及战斗直觉都早已今非昔比,变身被限制是因为情绪无法调动起来,只要进入战斗一段时间,让身体先动起来,甚至是感受到威胁,这种情况自然会得到改善。
他还未动,对面音符的攻击却已经如期而至,只见那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拨。
嗡~~
一道波纹炸开,魂力音波宛若一堵墙一样朝乌迪正面推了过去。
无形音波既快,面积又大,乌迪压根儿就没想躲。
嘭!
他双手一翻,正面挡住那无形音墙的同时,两条腿后撑着纹丝不动,看起来似乎并不算太吃力,可紧跟着就是第二波。
波~~
音符的琴弦拨弄,又是一道音波袭来,重叠在刚才的音浪上。
轰!
音墙叠撞,看得到明显的气浪从缝隙中被挤出,在空中发出音爆声,两道音墙重叠,让那原本无形的音墙在叠加之下变得微微有形起来,竟已能看清轮廓。
乌迪的身体被强行推着往后退了数步。
音墙再次被牢牢的顶住,紧跟着就是第三波。
轰隆隆!
重叠的音墙汇聚,竟是化虚为实,形成一面肉眼可见、足足半米厚的宽实墙体,整体呈银白色,面状宛若一道正圆。
乌迪的双腿已经牢牢钉在了地上,但那强横的力量仍旧推着他不停后腿,踩实的双腿已经在地面上留下两道深痕,但竟然再次顶住。
四周嗡嗡嗡的议论声此时已经安静下来了,乌迪也感觉似乎慢慢找到了状态。
音符的三叠浪他是见过的,招还是那个招,但相比起上次对阵范特西,此时这已经实化的音波力量显然已经提升了数倍有余,但还好,毕竟现在的乌迪与当时的范特西也不是同一个层次,只要再顶住她这三叠浪中的暗劲,那就……
乌迪的念头还没转完,却见对面的音符已经嫣然一笑。
她脚尖往竖琴的下摆微微往上一挑,竖琴腾空飞升,她也紧随着悬空而起,追上飞升的竖琴,双手扣住琴弦,十指交替,猛然拉动。
嗡~嗡~嗡嗡嗡嗡嗡~~~~
每一声琴响,空中就宛若有一个音符的虚影在瞬间放大扩散,每一次拉弦,就有一道飞射的音波聚音成束,朝乌迪的方向飞射而去。
琴开始下落,她的身体也在下落,可拉弦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筝鸣空响,旋律却竟是极其又没,正是王峰极其熟悉的那首‘挚爱’。
老王张了张嘴巴,上次忽悠的生日礼物,还是断断续续只弹了小半曲,可音符居然将之补全了?
当然,和原版的改动肯定是很大的,这本是首防御的曲目,却被音符生生演绎成了攻防一体,且还让人完全听不出金戈之声来!
不愧是乾闼婆最具有天赋的乐师,即便是创作出这首曲子的悦然,恐怕也达不到这样的造诣。
空中霎时间音波荡漾,那疾射的音波一条条都清晰可见,竟不是简单的死物,而是每一道音波都仿佛活了过来,化为一只只五彩斑斓的小鸟,宛若万鸟朝凤一般朝着乌迪飞冲而去。
乌迪怔了怔,顶住三叠浪没问题,甚至连三叠浪隐藏的那道暗劲他也抗下了,可下一秒……
轰轰轰轰!
恐怖的冲击汇聚,在乌迪身上炸开,刺耳的音爆声就像万鸟齐鸣,让不少人都受不了的捂着耳朵尖叫,乌迪则是同时朝后方飞射而起,别说场地范围了,直接就被冲飞到了所有人的外围处……
轰!
前几天才被肖邦他们祸害过的枫树再遭危机,乌迪正中目标,将那三人环抱的大树生生砸断,只听……
嘎吱嘎吱……轰隆隆!
巨大的枫树树干拦腰折断倒塌,这下可算是真正的杀青了。
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而在场中,半空中抱着竖琴的音符此时才刚刚脚尖一垫、飘然落地,那衣袂飘飘之态,怀抱竖琴之风,就宛若是一位从九天之上下凡人间的神女,让四周鬼级班那些弟子们看得瞠目结舌、目眩神迷。
老王等人此时顾不上欣赏音符的神美姿态,都朝乌迪的方向看了过去,音符刚才那招的冲击力有点猛,虽说都能判断出以乌迪的身体素质应该不至于挂掉,但也还是担心他受伤。
可没想到不到两秒,那断树桩的堆里,乌迪已经一跃而起,一脸惭愧又佩服的样子,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大家都松了口气,黑兀凯则是微微一笑:“乌迪出界,第一场,音符胜!”
对音符的实力,老王等人自然是不会惊讶的,但四周那些鬼级班的弟子们却就真的是看得有点合不拢嘴了。
这些天,各大队伍里的高手们都在捉对厮杀,也几乎都不禁止旁人旁观,一开始时或许有人看不懂,但看的时间长了,加上相互交流讨论,大家对这帮人的实力还是相当了解的,但唯独音符……其他主力一个个都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却是唯一从不参与战斗的,每天除了正常的课时,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王峰在一起,据说是在聊符文、请教符文,但这也进一步加深了她在其他弟子眼里的‘非战斗型’形象,估计就算上了战场也不过只是一个辅助类的驱魔师。
可没想到啊……驱魔师身份是被大家猜对了,可居然这么猛?那是个辅助职业啊,居然还能单挑的?
一众鬼级班弟子都是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