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 起點-第2056章雛狼見血,騎兵傳承推薦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清晨,天色刚刚蒙蒙亮,吕布便已经起身了。
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不论是如何疲惫,不论头天是做什么,到了时辰便不用身边任何人呼唤,自然就会醒,然后就会找一个空旷地方练习武艺,风里雨里没有一日间断。
即便是当年在大汉境内,城镇当中,吕布也是同样的做派,更不用说现在在西域之中,厮杀战场,等到吕布练习得浑身上下热气腾腾,然后在侍从护卫的帮助之下,搽汗吃饭,顶盔贯甲,也就差不多接近卯时了。
在营地之中,已经是传来一声声营哨士官整顿队伍,布置任务的短促喝令,由千百大汉兵卒组建成的战争机器,便是又一次的开动起来。
『高家那小子,走了多远了?』吕布扶了扶头上的兜鍪,让位置更贴服一些。
魏续在一旁说道:『应是快到浅滩了……』
吕布嗯了一声。
魏续看了一眼吕布,然后说道:『主公,要不要……』
『有屁就放!』吕布横过一眼来。
魏续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么……高将军么,似乎挺喜欢高梧桐那小子的……要不要派人提个醒……』
吕布转过身来,看着魏续,然后看着魏续一点点低下头去,伸出手来在魏续的头盔上咣的拍了一下,『你小子少用些花花肠子!斥候派出去没有?』
魏续一边扶着被吕布拍得有些歪斜的头盔,一边说道:『回禀主公,半个时辰之前,已经派出去了。』
吕布点了点头,然后背着手,看着天空说道:『大漠之中,每一头小狼要成长,总归是要见血的……能活下来的,才有资格吃肉……传令下去,启程,进军!』
……(๑´ㅂ`๑)……
高梧桐连续打了两个喷嚏,然后一边抹了抹鼻子,一边在行军舆图比划着,企图找出自家在行军舆图上的准确位置。
『淦!』
西域行军舆图不知道是哪一年的,是哪个家伙画出来的『伟大抽象』著作,舆图上的标识和地理上的位置,往往都不是按照固定标准来画的,在行军舆图上两个标识之间虽说看起来像是相同的间隔距离,或许其实在实际当中,一个空白间隔代表了五十里,另外一个却代表了是五百里……
高梧桐他想在地图上确定一个大概的位置,但是伸手比了一下,又觉得这图实在不能用,索性推了舆图慨然道,『他娘的!这图错得没边了!』
高梧桐看着眼前的浅滩,眉头皱了起来。
浅滩之下有暗河,饮水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周边四野开阔,左右都是空空旷旷的,要是真碰上了乌孙的骑兵,连个遮蔽的地形都没有。
高梧桐原本也是世代耕读的良家子,甚至他的父亲高焉,也登上了人生的巅峰,被任命为上谷太守,可是后来……
高梧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这里是一处不知名的浅滩,从雪山之上融化的冰水在这里形成一道河湾,浅浅浮现在地面上,河床之内的砂石清晰可见。
浅滩周边的水草丛生,再往前一点有一个小湖泊,或者叫做小水潭也成,反正不大,有些鸟雀小兽,正在那边饮水,也并不太躲避人类。
马蹄声传来,外出巡查的斥候回来了,禀报说周边方圆十余里之内,没见到什么异常。
可是高梧桐依旧觉得不放心,目光依旧在浅滩上下来回地逡巡,眸子里闪烁着深邃的幽光,就仿佛一眼深不见底的黑潭。
『都尉,启程么?』
『……』高都尉沉吟着,『不,再等等……』他派出了两批斥候,第一批虽然说回来禀报没有异常,但是他觉得要等到第二批也回来了,在做决定。
这是高梧桐学来的一个小技巧。
因为派遣斥候是军队当中的常识,所以侦测和反侦测,也就成为了一种博弈。很多人会认为只要瞒过了第一批的对方斥候之后,就可以行动了,但是这样就会被第二批的斥候侦测到……
正在等待之时,远方就有斥候狂奔而来,隔着老远就已经扯着脖子高呼,『敌袭!敌袭!西北方向!西北方向!』
骆马运粮队列顿时哄然大乱!
『镇静!某还在这里!让斥候前来!』高梧桐脑袋也嗡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高声大喝道,『是什么人?有多少兵?』
『乌孙人!西北方向!约五百骑兵!』斥候一脸的汗水,嘶哑着吼道,『半个时辰,顶多半个时辰就会到这里!』
高梧桐咬着牙,盯着西北的方向,虽然现在暂时还看不到烟尘的扬起,但是相信过不了多久乌孙的骑兵就会带着无边的杀意袭来!
幸好他派了两批斥候!
否则他将会在运输行进的过程当中迎面撞见袭来的乌孙骑兵,那时自己队列散长,而乌孙骑兵有备而来,后果定然是不堪设想……
『都尉!』
『都尉!怎么办?!
手下兵卒站在面前,七嘴八舌的问道,即便是勉强控制着声量,也难免透出了一些紧张的情绪来。
在这个瞬间,高梧桐他脑海里面转过无数个念头……
逃?
自己是运粮差事,舍弃了粮草逃亡,即便是能逃得回去,也是要掉脑袋!
战?
乌孙骑兵是自己的两倍,并且自己的手下也不是像吕大都护麾下的那些精锐骑兵,很多是这一时间才加入了西域军团的汉军,骑术一般,战力也是一般……
守?
这一片区域八面漏风,四野坦荡,难不成拿着水草作为屏障来守么?
思量间,高梧桐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高梧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尽力使得自己的声调能够保持平稳和有力,举起了手臂,立在空中,『诸位!听某号令!』
……(゚▽゚)/……
『你说都护……』允二愣子在马背上往魏续的方向上凑了凑,『怎么就确定那些孙子一定会出来?』
魏续翻了翻白眼,有心不回答么,又怕允二愣子发混。这家伙真要是发混起来,除了吕布,一般人真未必能降得住。魏续自认为自己并不能算是『一般人』,但是也没有必要在这样的小事上和二愣子过不去,不是么?
于是魏续就说道:『高将军不是前些天刚收拾了一帮乌孙人么……嗨,这么说罢,你家不是挺多寨子的么?』
允二点点头。
『你家寨子有大有小,然后一个小的寨子被打了,你怎么办?是不是要派人去打回来?』魏续尽可能用允二能理解的方式解释道,『然后你知道对手厉害,正面打,未必能打得过……』
『我怎么可能打不过?!』允二瞪圆了眼。
『我就是打个比方!嗨!打比方,懂不?比方那个寨子就是大都护打的!』魏续也不由得瞪起眼,『你打得过大都护么?』
允二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前方,然后吭哧了片刻,又转向了魏续,憋出一句话来,『大都护为什么要打我的寨子?』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没人打你寨子!就打个比方!』魏续有些抓狂。
允二瞪着眼,『打比方寨也不行,那个「比方」的寨子是我三舅的……』
『啊?』魏续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三舅的寨子,叫,叫做「比方」?』
『昂!』允二很严肃,很认真的看着魏续。
『嗨!』魏续一口气续不上来,表示很受伤,『我……我现在有事,不跟你说了,等有空再说罢……』
……ヾ(^▽^ヾ)……
『乌孙……乌孙人!乌孙人来了!』
随着凄厉的呼喊,在浅滩左近的人便是大乱起来,纷纷丢下了粮草和骆驼,四下往长草当中钻进去,做鸟兽散。
甚至还有火头燃起,就像是不小心失手将火种丢在了粮草上一样。
在滚滚黑烟升腾起来,直冲云霄的同时,乌孙骑兵也杀到了浅滩之处,乌孙骑兵马蹄声直如闷雷般啌啌炸响,激扬起耸立的烟尘,震荡的浅滩周边的一切都四散奔逃,就连小湖泊里面的水都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哈哈哈哈,胆小的汉人……』乌孙人大呼小叫着,挥舞着弯刀,兴高采烈的直冲浅滩。
四散奔逃的骆驼,来不及打包的粮草,东一堆,西一摞的到处都是。
没有人抵抗,简直就是一场轻松的大胜。
几名乌孙骑兵率先冲到了浅滩处,然后没有等战马速度完全降低下来,便是利落的翻身跳下了马,然后一刀将地上的粮包挑开,露出里面的粮食来,抓了一把就塞到嘴里,眼珠子都亮了起来……
『布!这里!汉人的布!』
又是有人惊叫道,然后便是几个人急匆匆的拨转马头过去,『嗨!给我留点,家里婆娘还念着呢……』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哦吼吼……』
乌孙人大吼大叫,欢天喜地,像是过年过节一样,甚至有人拿着新抢到的物资,就扭起腰来,跳起舞来。
『过去几个人!』乌孙领头的也是笑呵呵,完全没将混乱的场景放在心上,伸着手指着,『那边,骆驼!还有骆驼!别让骆驼跑了!』
乌孙的小头目也只是接到了一个袭击汉人运粮队的指令,他并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他也没去想过这么做是乌孙的大统帅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反正现在汉人的运粮队列就在这里,他也袭击了这里,并且成功的打跑了汉人,那么他的任务自然也就完成了。
至于汉人为什么跑了?
汉人害怕了,胆小了,逃跑了,这还用得着多想么?能不用打就可以获得大量的物资,又有什么不好的?
……(●´∀`●)……
『高都尉!起烟了!』
『……』高梧桐咬着牙站了起来,借着系铠甲上的丝绦,来掩饰一些自己多少有一些的紧张,『传令!整备!上马!』
随着令下,汉人将原本卧倒的战马,从草丛之中一匹匹的拉起来,然后整理马鞍马腹系带,纷纷翻身上马,顿时就像是在草丛当中长出了一个个的铁疙瘩似的。
高梧桐抽了战刀,扯了一条布条,一头咬在嘴上,一头开始缠绕在自己握着战刀的手上。这也是跟着大都护的那些精锐老兵学的,这样一来,就不会因为血液的滑腻导致握不紧战刀导致脱手了。
布条交叉,打了一个死结。
就像是也在心中下了最后的决断一样,高梧桐发现自己原本的紧张似乎也消失了,他挥舞了两下战刀,觉得很顺手。
高梧桐回过头,缓缓的一个个看过自己的属下,『逃走,或许能像是野狗一样的活下去,或者,像是勇士一样,向死而生!想做狗的,现在可以滚了,想做勇士的,就跟着某来!』
『我们是汉人!是勇士!』
『我们是西域边军,大汉骠骑!』
『跟着某,杀回去!』
乌孙人根本没有想到汉人居然杀了一个回马枪。
在高梧桐带着人马杀来的时候,乌孙人要么正在追赶着四散的骆驼,要么正在往自己战马背上捆绑着刚刚抢来的各种物资,甚至还有些已经牵着战马在小湖泊当中饮水,完全不成阵列。
在乌孙人惊声大叫当中,高梧桐冲在最前面,已经临近了乌孙人外围……
『弱手侧……弱手侧……』
高梧桐口中念念有词。
大汉骠骑,骑兵格斗课程,第一科目。
进攻优先选择对手弱手侧。
所有骑兵都有强手侧和弱手侧之分。以强冲弱,便是先胜了三分。
强手侧简单来说就是那边使用兵刃便是强手侧,当然如果说像是大都护麾下那些精锐,左右手的兵刃强度都基本一样,自然也就不怎么分得出来强弱侧了,但是大多数的普通骑兵,强弱侧还是比较明显的,一般来说,是以右侧为强手侧。
正常骑兵对冲,一般来说都是强手侧对强手侧,但是高梧桐冲杀过来的时候,很多乌孙骑兵还没有准备好,所以队形不一致,因此就有了破绽。
三三两两的箭矢射来,有的撞击在铠甲上『叮』的一声,被弹开,有的则是『噗』的一声扎在了其上。高梧桐紧紧的盯着前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箭矢会不会射中自己,他需要在找到最合适的角度,给与乌孙人最大的破坏!
乌孙骑兵在尽可能的回旋,企图将正面对向高梧桐的这个方向,同时高梧桐也在调整着他前进的方向,尽可能的逼向对方弱手侧的位置,双方就像是两只在浅滩之处回旋的鳄鱼,谁都不想将自己的肚皮露出来,谁都想要用正面的爪牙去撕扯对方……
『跟着某!』高梧桐狠踹两下马腹,在战马痛嘶之中大呼道,『杀!杀啊!』
呼喊声未落,两军骑士,已经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战马嘶鸣悲呼之声,双方兵刃碰撞之声,兵卒惨叫落马之声,顿时在这一片河滩之处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高梧桐最终抓住了乌孙骑兵没能完全转过来的队列姿态,强迫乌孙骑兵在没有涂抹肥皂……呃,完全准备好的状况下,短兵相接,搏杀于一处。
双方碰撞之间,乌孙人便吃了一个亏,跟在高梧桐身后的汉军骑兵长刀长枪,上下翻飞,乌孙骑兵一方面需要扭过身来防御招架,另外一方面也几乎没有闪避的余地,十分的狼狈吃力,一时之间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乌孙骑兵!
若说当下乌孙人最为正确的应对方法,就是暂时舍弃这一批和高梧桐纠缠的骑兵,然后组织另外一个阵列,然后等高梧桐等人马力疲惫的时候再进行厮杀反击,就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反击成功,至少能保持不败,但问题是这些乌孙人并非是职业兵,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素养,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各个部落之中临时征召而来的,因此在遭遇高梧桐突袭之时先乱了手脚,寒了胆气,现在别说是要在短时间重新规整队列了,就连作战的勇气都未必能保持原本的状态……
在见到前面的自家人被高梧桐杀得步步后退,溃败不成队列之后,一些乌孙人不是想着上前帮忙,而是想着先带着收获的财物,不管不顾的逃离战阵,星星两两的四散而去。
更让乌孙人绝望的是,就在和高梧桐等人相互搏杀之时,在东南方向上腾起了大量的烟尘,旋即就有高擎着三色旗帜的骑兵呼啸着从两翼包抄上来,顿时吓的乌孙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不管自己是处于什么位置,反正嗷得一声跳得老高,掉头就跑!
恍惚之中,高梧桐迎来他人生当中,骑兵实战的第一次胜利,直到此时此刻,四野之中的烟尘气息,血腥味道,还有自己和战马的喘息声,才再一次的被自己闻到听到……
高梧桐滑下马,用战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血水顺着战刀不停的往下流淌。
一个高大的身影到了面前,笼罩在高梧桐的上空。
高梧桐缓缓的抬头,顺着马蹄往上看,然后就被赤兔马喷了一脸唾沫,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连忙行礼道,『大,大都护……』
吕布看着高梧桐,然后又看了看左右的战场,『你太弱了……就这点乌孙人,还打得那么吃力……』
高梧桐垂下了脑袋。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 txt-第2056章雛狼見血,騎兵傳承熱推
『(๑·̀ㅂ·́)و✧』吕布用方天画戟轻轻碰了一下高梧桐的头盔,『尚有余勇否?』
『啊?』高梧桐又抬起头来,一手扶正头盔,『啊,有!我有!』
吕布拨转马头,往前奔去,没头没脑的丢下两句话,『给他换匹马!跟上来!』
一名吕布护卫牵着一匹战马的缰绳走到高梧桐面前,然后在马背上弯下腰来,挤眉弄眼的将马缰绳递给他,还顺手又拍了一下高梧桐才扶正的头盔,『快跟上来!』
允二大呼小叫的从高梧桐面前策马奔驰了过去,就像是根本没看见高梧桐一样。
后面魏续也带着人跟了上来,在经过高梧桐身边的时候,转头看了看高梧桐,然后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策马往前而去。
戈壁广袤,烟尘高高扬起,三色旗帜在其中昂然舒展着身躯。
高梧桐一手拄着刀,一手捏着马缰绳,头盔歪着,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狼狈不堪,愣了片刻,忽然之间便笑了出来,笑得舒畅且轻松。随后高梧桐正了正头盔,再紧了紧身上铠甲丝绦,然后翻身上马,朝着前方的那一杆翻飞的三色旗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