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墨桑討論-第192章 慢與快看書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第二天还是一早启程。
李桑柔从递铺要了两条崭新的新褥子,铺进中间一辆车里,给林飒和王锦两个人坐。
一出门,王锦直接上车睡觉去了,林飒正要跟进去,见李桑柔坐到了最前一辆车前,立刻表示:作为习武之人,赶上一夜两夜的路,不算什么,她不用睡。
李桑柔一边笑,一边拍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林飒坐过来。
米瞎子撇嘴斜着林飒,闷哼了一声,上了最后一辆车。
他很想说几句,不过说了也是白话,算了。
黑马甩了个响亮的鞭花,赶着两头健骡,冲出递铺。
李桑柔蜷着一条腿,靠着车门伸出来的半块板,似睡非睡。
林飒坐在另外一边,学着李桑柔蜷一条腿,蜷了片刻,有点儿难受,伸开,换一条腿,片刻又伸开,挪了半天,刚刚坐好了,闭上眼,大车一个颠簸,差点把她颠下去。
李桑柔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挪来挪去,怎么坐都不舒服的林飒。
黑马再甩一个响鞭,两头健骡跑的更快了些,坑坑洼洼的路上,一个颠簸连着一个颠簸,经过一个大点的坑,林飒被颠的差点摔下去,幸亏黑马及时伸手,拦住了她。
“林姐姐,你还是到后面车上去睡一会儿吧,这一路上太平的很,你放心。”李桑柔看着林飒笑道。
“嗯。”林飒被黑马刚才那一拦,十分泄气,闷闷应了一声。
黑马急忙吁着两头骡子停下来。
看着林飒上了后面一辆车,李桑柔舒了口气,挪了挪,往后靠进车板夹缝里,放心睡觉。
林飒和王锦都是极少下山,极少出门的人,带着她们两人,李桑柔就将行程放慢了很多。
每天天亮才启程,天黑前就歇下,中午必定停下来,要么找一家干净的小食铺,要么自己埋锅做饭,遇到大风大雨,干脆就等上半天一天。
黑马赶车的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眼看要进二月下旬,一行人离平靖关还有四五天的路程,再往前走上两三天,他们就要兵分两路,李桑柔他们过平靖关往鄂州去,米瞎子和林飒、王锦三人,往东去建乐城。
二月中下旬,已经是暮春时节,春绿满眼,生机盎然,放眼看出去,令人心旷神怡。
李桑柔将最前一辆车四周的厚油布围子往上卷起,先是林飒挪到了前面一辆车坐着,到中午吃了饭后,王锦也挪到前面,李桑柔将瓜子递给两人,三个人吃着瓜子,在车上晃来晃去,天南地北的想到哪儿扯到哪儿。
“……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热闹!评判就算了,我最不会吃鱼,也不爱吃螃蟹,螃蟹这东西,有什么吃头?太麻烦!我可评判不了这个!我就去看看热闹。”
林飒听李桑柔说她要打下杭城长堤,然后年年举办吃鱼和吃螃蟹比赛,听的哈哈大笑。
“大当家这是玩笑话,哪能真去做这个,你还当真了。”王锦也笑个不停。
“不是玩笑,是真的。你们知道我最早是从哪儿起家的吗?”李桑柔笑眯眯道。
“不是说夜香行?”林飒扬眉问道。
“夜香行是第二桩生意了,头一份产业,是江都城南城根下那片私窠子。你们知道私窠子是什么吗?”李桑柔嗑着瓜子。
“私娼窝。我知道。”王锦叹了口气,“我年青的时候,头一回下山,那年汝州先是大旱,接着蝗灾,那时候,我也就十四五岁,师父带着我,去汝州查看。”
王锦的话顿住,好一会儿才接着道:“真是惨。
后来,路过一座县城,城外有一片残垣断壁,很多逃难的人蜷缩在那里,好歹能避避风。
有不少汉子,从城里出来,在那片残垣中间来来往往。
师父很难过,让我去看看,说长长见识。唉。”王锦拧过头,说不下去了。
“看到了什么?”林飒追问道。
“有汉子来来往往,断壁残垣中,必定有不少妇人卖肉卖身,最早的私窠子,就是这种。”李桑柔淡然道。
“嗯,那些妇人,衣不遮体,就在地上,断墙上,连个铺垫都没有,人,就跟野兽一样,也就两个钱三个钱,甚至一个钱,半个馒头。
她们的丈夫,孩子,家人,就在旁边,等着那一个钱两个钱,甚至半块馒头。”王锦声音低低,“之后,我就不想再下山了,山下太苦,太惨。”
李桑柔看着王锦,她将近五十,十四五岁的时候,那就是三十四五年前,那会儿,皇家正在龙争虎斗。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92章 慢與快看書
“不说这个。”李桑柔微微提高声音,“我在江都城的时候,那会儿,江南江北太平了二十来年,南来北往的生意人,都爱从江都城过江,江都城里什么生意都好做,一片兴旺,私窠子也是。
南城根下,说起来是最下等的私窠子,可照样锦衣华服,稍稍像样儿一点儿的,招待恩客,都是用全套的银碗银碟银筷子。
各家都有一两个,两三个漂亮的招牌。
各家买了小丫头回去,也都教识字,琴棋书画,总归要学一样。”
李桑柔的话顿住,看向林飒,“我打理南城根下那几年,瞎子每年都给南城根下的女伎们评出个一二三。
瞎子点评女伎,和其它人不一样,头一样,人家看什么才情,他就看长相,说不光要看着顺眼,还要摸着舒服,第二样,就是床上功夫了,再往后,才是谈吐,瞎子说的谈吐,说话讨人喜欢就行了,不论见识学识什么的。”
李桑柔顿住,看着林飒。
林飒等了一会儿,见李桑柔不说话,只看着她,扬眉问道:“你看我干嘛?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瞎子是红粉堆里的常客。”李桑柔直截了当道。
“嗯,那怎么了?”林飒一句话没说完,噢了一声,“这有什么?饮食男女,人之天性。
人吧,有节制天性,吃什么喝什么从不放纵,男女之事,也从不放纵,像乌师兄就是。也有随着天性,吃好喝好欢好,米师弟是这样的人。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192章 慢與快相伴
只是人的脾性禀性不同而已,这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李桑柔呆了一瞬,哈了一声,冲林飒拱了拱手,微微欠身,“姐姐。”
这一声姐姐,她喊的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门里都不介意这些。”王锦看着李桑柔笑道:“确实只是人之天性而已。”
李桑柔再次欠身致意。
玄幻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92章 慢與快推薦
岁月的车轮滚滚往前时,世间一切,并不都是随之往前的。
几天之后,米瞎子赶着车,带着林飒和王锦,奔往建乐城。
李桑柔等人,弃车骑马,奔平靖关而去。
二月末,李桑柔一行人进了鄂州城。
鄂州城外,原本绵延数里的军营全都不见了。
李桑柔刚进了大营对面的住处,潘定江就急急赶到了。
两三月的不见,潘定江黑了一层,瘦了一圈,连说话都比以前快了半拍。
“大军呢?”李桑柔和潘定江见了礼,问道。
“半个月前就开往江陵城了,鄂州城防卫由随州的文将军一体担待。
大军开拨前,文先生交待过几句,说大当家最多二月中旬,就能赶回鄂州城,没想到一直等到现在。”
“路上有点儿事,耽误了。”李桑柔微微欠身,“文先生还有别的交待吗?”
“没有了,大当家要去江陵城吗?”潘定江问道。
“我想去看看,这儿没什么事儿吧?”李桑柔笑道。
“没什么事儿,大当家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李桑柔笑应。
“那我就不送大当家了,一会儿我就出城,要去看看往平靖关的路,有一段说是得好好修一修,我带几个师傅过去,看看怎么修合适。”潘定江说着,和李桑柔拱手作别。
第二天一早,李桑柔带着大常几个,以及孟彦清等人,一人三马,刀箭齐全,疾驰赶往江陵城。
到了江陵城,江陵城内外,到处都是青烟残火,尸首遍地,疲惫的北齐士卒正在收拾清理。
文顺之一身血衣还没换下,正四处巡查,文诚忙的熬的两眼血丝。
顾晞并不在江陵城。
大军围住江陵城的隔天夜里,顾晞带着一半大军,直扑峡州。
李桑柔一行没进城,在江陵城外稍作休息,启程赶往峡州。
离峡州还有半天路程,诸人迎上了从峡州返回的北齐大军前锋哨探。
李桑柔等人撤在路边,等到中军过来,汇入进去。
顾晞骑在马上,看到李桑柔,顿时笑容绽放。
“拿下峡州,又回来了?”李桑柔打量着看起来仿佛瘦了一圈儿的顾晞。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92章 慢與快閲讀
“嗯!峡州没什么防备。”顾晞精神极好,“兵贵神速。
南召城那边,都妥当了?”顾晞仔细打量着李桑柔。
“嗯。”李桑柔只嗯了一声。
米瞎子师门的事,她不准备多说,现在和以后,都不宜多说。
“你调两千精锐进驻南召城,那边一封急递送到我这里,也往建乐城递了折子。
你调了两千精锐,可不算少,我当时有些担心,好在也就一两天,又收到急递,说已经从南召城撤出,什么事都没有,也不知道你这一趟调兵,是为了什么。我就放心了。
想着你既然撤了这两千人,必定是已经妥当了。
你这一趟,是为了江陵城那些钢弩。”
最后一句,顾晞看向李桑柔,尾音微微上扬,话里透着丝丝疑问。
李桑柔微笑听着,没有答话。
“既然妥当了,那江陵城,必定就没什么了,收到急递当天,我就带着大军直扑江陵。
十天!”
顾晞颇有几分得意的冲李桑柔举起手翻了翻。
“拿下江陵,拿下峡州,将荆州沿江握在手里,也就将荆州握在手里了。
你过来时,鄂州城没什么事儿吧?”
“平安无事。潘府尹带人往平靖关修路去了。”李桑柔笑道。
“现如今,对于南梁来说,襄阳城就是孤悬在外,就算背后有蜀中为后援,可绕道蜀中传令到襄阳,最快也要二十天。
襄阳那位程将军,出了名的谨慎,没有上方军令,他必定不敢倾城而出。
咱们只要二十天内,离开,再返回,就不怕襄阳城乘虚而入。
现在,拿下了江陵,峡州,再赶回鄂州,正正好,二十天!”
顾晞嘿嘿笑起来,十分得意。
李桑柔斜瞥着他,片刻,笑问道:“之后呢?取襄阳?还是渡江?”
“襄阳!”顾晞声调愉快,“不拿下襄阳,大军南渡后,荆州很难守住,荆州易了手,南渡大军就要腹背受敌。拿下襄阳,江南就是盘子里的肥肉,只要张嘴吃就行了。”
顾晞手里转着马鞭。
“南召那边,真没什么事儿?”顾晞看着李桑柔,再问了句。
“南召那边,一点小事儿而已,你不知道最好。知道了,就得写折子,是不是?”李桑柔看着顾晞笑道。
“哪能什么事儿都写折子,什么都写,大哥也要烦了。你不说就不说吧。”顾晞有几分悻悻然。
“从南召回来的时候,米瞎子带着他媳妇,还有他媳妇的姐姐……”
“那个瞎子还有媳妇?”顾晞愕然。
“瞎子怎么不能有媳妇了?”李桑柔笑眯眯,斜瞥了顾晞一眼,“带着他们,路上就慢了。
快到平靖关时,米瞎子带着他媳妇和他媳妇姐姐,往建乐城去了。”
顿了顿,李桑柔看着顾晞问道:“你用过棉布吗?不是吉贝棉布,是另一种棉布。”
“见过,没用过,太粗糙了,听说是从海上来的,怎么了?”顾晞扬眉问道。
“那是个好东西,做棉胎的话,比现在的棉胎保暖的多得多,要是手艺好,织出来的布,不比丝绸差。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墨桑》-第192章 慢與快讀書
米瞎子媳妇那个姐姐,会种这种棉,我让米瞎子在建乐城外买个庄子,让她试试看能不能种出来。”
顾晞看着李桑柔,片刻,慢慢喔了一声。
他明白了,米瞎子给她打制的弩,和江陵城那些弩,一脉相承,和这什么棉,大约也一样同出一处。
“太祖诸子争斗的时候,当时的皇二十一子,曾经往南召县求过贤,从南召县回去建乐城的路上,被皇二子伏击,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不知道他找到贤者没有。”顾晞看了眼李桑柔。
“南召县城很小,非常小,不过景色很不错,依山傍河。
城里最好的酒楼,确实是楼,两层小楼,可是没有店名,门口挑着个大幌子,幌子上绣着只大白鹅,酒楼里的烧鹅说是秘方,传承了一百多年了,米瞎子说,他家烧鹅天下第一。
我吃了一回,天下第一勉强算得上,至少到现在,我还没吃过比他家烧得更好的大鹅。
他家自己酿的桃花酒也很不错。
等以后有空了,我带你去尝尝?”李桑柔看着顾晞,笑道。
“好!”顾晞顿时神彩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