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mra人氣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第一百三十五章 謎中謎 (下)展示-p6a8s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近日开始研习慧云法师的高论,他不仅是全才高人,还是拥有大智慧的得道高僧,禅理讲究清修顿悟,倒是很契合我现在的心境……”
“虽未曾得见慧云法师尊容,但每每我心烦意乱时,全赖他的禅理释明,他是一位真正的高人,我根本不信什么神佛,他讲的很多生命道理给我许多启发。另外,他是一名值得人敬仰的大师,在日寇肆掠的关头,出家人唯恐避之不及,他却站将出来,号召爱国救亡,有朝一日,我愿去他处,为他抄抄经文,也算聊表敬仰之思……”
“我可能就会如此而死去,但我不能如此便死,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得离开吾妻碧婉,我想去会见一写老友,我很想念他们。”
“友人从莫斯科为我带回来一个好玩的物事,是战时的密码盒子,当时和纳粹德国开战,莫斯科派出的情报人员就用这个东西,保存一些秘密的东西,非常便捷。如果我身死,我就将我的遗书放在这个密码盒子里。”
写到这里,李青峰文字之间,已经逐渐流露出“避世”,最后还带有几分“厌世”,大概和他长期注射药物有关,他所说的“会见老友”,应当就是去天津见卓少卿和朱教授。
整本日记,从开头的温暖人意,逐渐变冷,最后已经明显感觉到李青峰身处困境,李梧桐不忍再读下去,扯了扯吴同光衣袖。
吴同光明白她的意思,他“啪”的关上日记本,拿出《归燕》的简谱来。
李青峰留下来的密码数字和母本终于都拿到了手上,谜底就要揭晓。李梧桐二人似乎屏住呼吸,病房突然寂静下来,空中好似传来李青峰吟唱这首歌曲:“不如归去归故山……”
吴同光心中想:“根据之前的推理,《归燕》的简谱里的音符实际上都是数字。”
他心中默念,讲简谱中的音符默读了一遍,《归燕》的简谱两段共有28节,每节有若干音符,音符里的do代表1,re代表2,mi代表3,依次类推,可以得到这样的纯数字排列:
青春如歌之我的世界我的他 福晉
“1231,4650,1653,232,
1231,4650,1653,21231,
绝代悠然 篱悠然
150150,150150,1653,21231,
校园修真高手
1217,6150,4652,3450,
1217,6150,4231,721,
1231,4650,1653,21231,
150150,150150,1653,21231。”
“没错!”他心中一阵狂喜,这就是数字密码,而且这正是最常见的用3到5位数字在母本中查找汉字的密码手段。
比如说四位的数组1231,就是指第一节第二页第三列第一个汉字;比如五位的21231,就是指第二节第一页第二列第三十一个汉字;比如三位的721,就是指和上一组数字相同的章节中第七页第二列第一个汉字。
为了将数字串做得更具隐蔽性,在使用数字密码的过程中,有时候会用到0,0的意思是十数位或空字符。如果是在多数位中,则是对应十位或百位,而若在数组的末尾,则表示跳过该节,比如6150,0在数位末尾,则表示整个6150不代表汉字。
吴同光脑中飞转,剔除空字符0后的排列是:
“1231,1653,232,
1231,1653,21231,
火影之我是迪達拉
1653,21231,1217,
4652,1217,4231,
721,1231,1653,
21231,1653,23231。”
吴同光翻动密码母本——李青峰的日记本,很快就在脑中翻译出了对应的汉字:
“前向数前向烟向烟作化作火寻前向烟向烟。”
丈夫的秘密 果子泡二
“这是什么?”
翻译出来的竟然是一串没有实质意义的汉字,也就是乱码。“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吴同光突然紧张起来,额上渗出了一粒汗珠。
掌控
李梧桐见他如此凝神,知道必定到了破解密码的关键时刻,她不敢打扰,默默注视于他。
升龙霸
“这个‘寻火’同志到底搞得什么鬼?”吴同光心中默念。  一提到“寻火”两个字,他突然发现这串乱码里正好有“寻火”两个字,那么就是密码和母本都错不了,只是翻译的方法不对。
之前吴同光化名周正柯,潜伏在天津站的时候,就曾截获中共叛徒给站长肖国栋的专属密电,这个专属密电的加密方式就使用了将数字移位的方法,故意把原本的数字打乱,比如用3来替换7,2来替换8,总之两个数字相加为10,在破译密码之前就必须要先将数字还原,只有还原了数字,才可能对照汉字。
当时的吴同光在情况紧急之下,赶在袁一笑返回办公室,迅速突破了肖站长的加密方式,获悉了叛徒董诚传递来的重要信息。
这一次,李青峰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从空白书册到慧云故居,从抄录诗集到《归燕》简谱,甚至还将日记母本和密码分开隐藏,按理说现在母本和密码都已经合并一处,解密不应该有问题,那么很明显,这个就是使用了专属的排列方式。
是什么样的解密方式呢?
病房外走廊上的立地摆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整个医院和肃静,吴同光也随之陷入了深深的冥思中。
“对了,是不是还少一件东西?”吴同光自言自语道。他忽然想到,既然李青峰是潜伏在敌军高层寻找敌人打入我军的高级间谍,那么他传递出的应当是一份间谍名单才对,而现在译出的乱码充其量不过18个汉字,怎么可能是一份名单?
“如果它不是名单,那么它是什么呢?”
他望向李梧桐,二人这三日来,历经波折,本以为从诗句推理出音符,从音符推理出数字,从数字就能找到对应汉字,从而成功破解密码,没想到这个密码竟然很有可能还有一层,这是名副其实的“多重谜中谜”!
吴同光叹了一口气,说道:“庆幸的是,我们似乎已经打开了前面的几重铁门,站到了最后一道铁门的门口。”
李梧桐已经恢复了说话的力气,缓缓道:“别着急,既然‘寻火’和‘雷音’是搭档,那么会不会是他们二人之间约定的专门加密方式。”
这句话忽然让吴同光脑中灵光一闪,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足可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