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ql熱門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線上看-第1226章 聚餐 (四千字修改中…)-a43na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早些睡,明儿再看,或者直接养着。)
在等阿笠博士和芙莎绘散步回来时,光佑在向其余人了解今天在破解暗号时发生的那些事。
听见众人遇到了养大狗的野井女士,他感叹了一句:
“真是巧啊。”
时隔四十年,竟然在动物园中遇见了。
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
知道众人还遇见了养黄金鼠的蝶野晴男,他又感叹了一句:
“世界还真小。”
遇见一个几十年前的熟人就很难了。
没想竟然到遇见了两个。
真就日本是个村呗?
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还都是几十年没见的那种。
从柯南嘴里得知蝶野晴男这几十年的变化,光佑也有些惊讶。
他倒不会歧视这种蝶野晴男这种人群,只想感叹蝶野晴男在这几十年里变化还真大。
找了一整天,找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就想着早点帮阿笠博士破解暗号,找到芙莎绘。
暗号破解了,人也已经找到,芙莎绘都主动邀请阿笠博士一起去散步了。
闲下来,众人就感觉有些饿,尤其是饭量本来就大的元太。
不知道芙莎绘和阿笠博士什么时候回来,光佑就准备先带他们去便利店吃点东西。
就算比他们先回来也没事,给两人让出一些空间独处也不错。
在光佑的提议下,众人就准备前往附近的便利店。
去之前,光佑还特意去问了下从刚才到现在都没什么存在感的比利。
问他要不要带些东西,顺带和他说几句话。
“比利大叔,如果他们先回来的话,你问一下芙莎绘阿姨要不要一起去吃顿晚餐,算是庆祝。”
两人相隔四十年再次重逢。
互有情愫,还是单身。
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的重逢极有可能会促成一段婚姻。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值得庆祝。
“东西就不用帮我带了。”比利爽快的答应下来,“我会转告她的。”
对于光佑这种有些不符合年龄的说话方式,他已经习惯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光佑和比利道别。
“好。”比利应完,就靠到座椅上,大概是要休息一会儿。
毕竟都站了一天了。

安排完这些,光佑就带众人前往附近的便利店,解决肚子空的问题。
找了一天,步美几个确实饿了。
热好便当,三人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呢?”小哀吃了口蔬菜沙拉,抬眸看向光佑,问道,“直接就来这里等着了么?”
“去做了些准备。”光佑从口袋里拿出遥控器,摆在桌面上。
他对小哀说:
“先是去做了些准备,然后才到这里的。”
“就比如这个可以远程遥控让车慢慢停下来的东西。”
“之后就和芙莎绘聊了几句,聊了博士的近况。”
“看得出,她还是很关心博士的。”
在这些话中,小哀注意到了一个重点,她连忙问光佑:
“光佑,她叫什么?”
“芙莎绘。”
回答完,光佑看了她一眼。
他没有故意隐瞒,笑着和小哀说:
“你想的没错,她和那个奢侈品牌‘芙纱绘’有很密切的关系。”
“她就是‘芙纱绘’这个品牌的创始人,也是设计师,名字就叫,芙莎绘·坎贝尔·木之下。”
“刚才的那个是她?”小哀的表情很是惊讶。
她对“芙纱绘”这个品牌很有好感。
第一,是因为设计出来的东西有很多,可以说是绝大多数都符合她的审美。
第二,是因为这个品牌价美物廉。
億萬巨星不識貨
奢侈品档次的价格虽然不便宜,可其中也有很具性价比的东西。
亲民的平价商品也没有因为定位和利润,疯狂降低成本,拉低质量。
同价位里,它质量算的上是顶尖。
同质量里,价格是最低是那一档。
她给光佑或给她自己买衣服,经常会选择“芙纱绘”。
而她对于设计出许多优秀产品的设计师,芙莎绘·坎贝尔,自然也有好感。
她没想到,刚才那个气质优雅的女人竟然就是芙莎绘·坎贝尔。
而芙莎绘竟然还是阿笠博士的初恋。
不知道也很正常,因为芙莎绘并不喜欢抛头露面。
外界的人大多都只知道她的名字,并不知道长相。
媒体上也没有出现过芙莎绘的照片。
“‘芙纱绘’的商标是什么,我相信小哀你应该很清楚吧?”光佑笑着问小哀。
“银杏叶。”小哀明白了光佑的意思,“你是说芙莎绘之所以选用‘银杏叶’做商标,就是因为博士?”
“是啊。”光佑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她就是想有朝一日和她有约定的博士能看到。”
说起这个,光佑就忍不住用可惜的语气说:
邪惡寶寶:智鬥邪魅爹地 許寒
“可她没想到博士是个技术宅,对这些不大感兴趣,就算是看到了,也没有在意。”
“更不会把商标和当年的那些事联系起来。”
“不过最后的结局还是好的,他们两个也都重逢了,而且也都单身,应该会在一起吧。”
“这份心意让人挺感动的。”
“嗯,是挺让人感动的。”小哀点头附和。
聊到别人感情中浪漫,令人感动的故事,有很多女生会问男生:
“如果我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你会怎么做?”
或者问别的问题。
即便是小哀也不例外。
她吃了口蔬菜沙拉,表情平静的问光佑:
“光佑,如果我说让你等我四十年,你会怎么选择?”
“我?”
想了想后,光佑认真的回答道:
“我应该会为了早点见到你,去想各种方法。”
“如果必须得四十年之后才能再见面呢?”小哀表情仍然平静,又问光佑。
我的老婆是天后 九天御风
“那我就去睡一觉。”光佑回答道。
他的回答让小哀有些不解。
“为什么是睡一觉?做梦?”
爱上校园女老大·续gl
她只能想到光佑为了早点见到她,却必须等四十年,只好选择梦见她这一种可能。
“这只是其中之一。”光佑回答道,“我想看看等我一觉能不能睡四十年。”
回答完,他便给小哀解释:
“因为睡觉让人感觉时间过的很快,好像才没睡多久,实际上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
“如果真的必须等四十年,那我希望我一觉能睡四十年,这样等我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就能去见你了。”
“在我的感知里,我等待的时间就没有四十年那么长了。”
即便小哀没说,但光佑还是再次用认真的态度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真的要等四十年才能见到你,那我毫不犹豫的会选择等。”
“话说的好听。”小哀仿佛不相信般的说了一句。
可在唇角扩散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不信啊?”光佑仿佛没看到她的笑容一般,反问道。
漫威之隨機召喚
“那要么试验一下?”小哀眉头一挑,问光佑。
“还是算了。”光佑讪讪的笑了笑,没有答应,“我可不想要等那么久才能见到你你,”
“切。”小哀仿佛在调侃光佑没答应,可唇角的笑容可骗不了人。
猎命师传奇·卷十九 九把刀

吃完东西,众人原路返回,等阿笠博士和芙莎绘回来。
大概等了有五六分钟,就看见两人说说笑笑的往他们这边走来。
既然是他们先到的,那就不需要比利转达。
等芙莎绘走近,光佑就邀请她今晚众人共进晚餐。
本来芙莎绘是不答应的,但在步美几人,以及阿笠博士的邀请下,她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之后光佑又去问了下比利。
他摆手用晚上要和家人聚餐的理由拒绝了。
晚餐的主角不是比利,光佑就没有再三邀请。
在走之前,光佑想在这儿拍几张照。
这么美的风景,当然得拍几张照留作纪念。
他们出门没带相机,本来想用手机凑合一下,但没想到的是,芙莎绘的车上正好有一台相机。
这台相机是芙莎绘偶尔去外面找灵感时,用来记录的工具。
现在正好用来拍照。
先是让比利给众人拍了张合照,又分开来拍。
就例如光佑和小哀就在银杏树下拍了一张。
不仅如此,光佑还跟芙莎绘借了相机,单独给小哀拍了一张很有意境,很唯美的照片。
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少年侦探团也拍了一张。
以及在步美的热情邀请下,只好同意陪着一起拍的柯南,他和步美的双人照。
而在步美还是抓着柯南的手拍的。
看的光彦和元太两个,那叫一个羡慕。
眼中的羡慕都要化为实质,燃烧起来了。
恨不得和步美抓着的是他们的手,和他们拍的双人照。
包括光佑在内的这几个小辈并不是这次拍照的重点,主角应该是阿笠博士和芙纱绘。
两人都有了些年纪,可恋爱方面还是一张白纸。
在这些事情上却还是很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也没用,众人都在起哄,两人半推半就的站到银杏树下,让光佑给两人照了一张。
现在才刚重逢,两人互有情愫,还没人向对方表白。
自然不可能有挽住手臂,或者是牵手的动作。
而摄影师光佑也不会让他们俩摆什么看起来就很恩爱的POSE。
虽然只是站在那儿,但配合当前的环境,以及两人的神态,照片照出来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照片中,阿笠博士因为不好意思,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有些局促。
而芙莎绘则脸颊微红的看着相机镜头,内心的满足和欢喜都在唇角的笑容中展现出来。
拍完照,众人便准备乘坐芙莎绘的车离开。
虽然人有些多,但还好车内空间足够。
而且光佑这几个都是小孩子,挤一挤还是能勉强坐得下的。
坐不下也无所谓。
让柯南去车后备箱坐着不就行了么?
不是他针对柯南,而是因为柯南是最适合的。
他和小哀肯定不行的。
而步美、光彦、元太三人都是真正的小孩,也不能让他们去。
剩下来的不就只有柯南了么?
开玩笑的。
虽然有些挤,但也不至于坐不下去。
他和小哀坐在副驾驶,空间够,只是后排要坐下阿笠博士,芙莎绘以及剩下那几个,挤一挤能坐下,但乘坐体验是真不咋地。
于是,光佑和小哀便把副驾驶让出来,他们准备走回去。
反正帝丹小学距离阿笠博士家也不是很远,每天上学放学都得走,就当散散步了。
顺带还能去买点菜。
其余人上车后,柯南就代表众人就和两人道别:
“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光佑点头应下。
简单的道完别,车子缓缓发动,光佑和小哀目送众人离去。
等众人离开,光佑就立马牵住了小哀的手。
而小哀低头看了一眼后,唇角微微上扬,又很快恢复平静。
“那我们也走吧。”光佑对小哀说,“去买点菜,晚上我下厨,做顿大餐来庆祝一下。”
“嗯。”小哀点头应下。
和小哀携手走在这条路上,光佑说道:
“博士应该算脱单了吧?”
“虽然还没定,但也差不多了。”
“不过,有一说一,芙莎绘和博士站一起,真看不出是他们两个是同一个年代的人。”
“简直就像是父女一样。”
“是看不出。”小哀附和,表示赞同。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两人一个五十二,一个四十九,差两岁,但光看外表,起码差个十岁。
“他们两个觉得适合就好。”光佑倒是没觉得有配不配的上这一说法,他们两个觉得合适就行。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想说什么事情。”小哀敏锐的察觉到光佑似乎有什么话没说。
“有么?”光佑摇头否认,“没有这回事。”
“真的么?”小哀再次询问。
“真的。”光佑点头回答。
“那好吧。”小哀便没有再问。
放弃追问之果断,让光佑感觉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其实,就那么一点点小事。”
轻咳一声,光佑随后就问小哀:
“你看博士也脱单了,可能过一两年芙莎绘就搬进去了。”
“所以,你什么时候搬出来?”
“搬出来?”小哀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光佑一眼。
“我就是随口问问。”光佑尽量保持平静的表情。
“再等…”小哀没有继续说下去。
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东西噎在喉咙里,取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再等什么?”光佑问她。
可小哀并没有回应。
她看了光佑一眼后,就松开光佑的手,背着双手,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