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yg6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歷 ptt-第六十章:只有我知道的……閲讀-kd1vi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昋才来到这个世界时,他曾经在记忆全有时做过一些事,只是现在他只能够记得自己隐藏着智械这一后手,别的他都不记得了,正如同他原本的记忆那样,基本上都被抹去。
不抹去不行,这个时代只有圣位而没有调律者,换言之,万族独大,又有天地相助,人族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即便是昋自己设想,若无这永夜降临,那他能够崛起的最大可能依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融入万族,将自己的生命转变某个万族种族,然后身在万族心在人类,这估计也是唯一的手段与办法了。
凡女升仙
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达成崛起的,其中有诸多的玄妙,昋在才来到这个偏转态时估计知道缘故,现在的他却不知道,不过根据他心中的既视感,也即有多厌恶转变为万族来看,一旦人类的英豪转变为万族,或者说人类的英豪怀着转变为万族的想法,而且还要拉着大量人类一起转化,一旦出现这种事情,那么就有大罪过,大因果,不得好死的那种。
万族和人类是绝不两立的,这是昋根据他所残留的既视感所推论出来的东西。
想要对抗万族,永夜是一个办法,但是永夜属于拉着与万族同归于尽的办法,这个办法最为决绝,是人类被压迫到了极限后的最后手段,昋不取这个。
他要堂堂正正的碾压万族,根据昋现在的记忆,这次永夜是关键点,若是他得以成功,永夜结束时,他就不会再惧万族明面上的势力,至于万族暗面中的势力,他也有办法应对,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祭品,他也有想过之后该如何去做,估计需要人族几乎全部的英豪与气运之子用来献祭,然后就可以救出在低纬度的大领主。
天痕獵人 fat仔狗爺
欠你的爱姗姗来迟 三羊开泰
逆風而行
提前了几千万年的时间救出大领主,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不再是事情,即便大领主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但是昋懂啊,到了那时,他自会辅佐大领主尽起调律者之精华,将调律者传遍人族,再然后……
網遊之偷神傳說 會飛的章魚
昋心里早就将未来的一切都盘算好了,但是他唯一没想到的是,在这永夜才降临几个月的时间中,居然就有人族的英豪杀灭了一名圣位神灵,夺取了其圣道凝聚,然后第一时间凝聚了人族气运天柱,而别的人族英豪的气运当然就会被夺走一些,虽然不多,但是关键时刻就是巨大的差距,一步慢,步步慢,之后昋的诸多计划都将难行,甚至是不可行。
風月花滿樓 犬牙
这怎么能够被允许?
昋不觉得人类中有什么英豪可以做到他未来的地步,这些英豪即便再是逆天,因为偏转态的局限性,也照样会被万族克制得死死的,没错,在他残留的既视感中,万族就是这样卑鄙无耻的东西,强大时就欺压人族,变得弱小了就以受害者身份控诉,那怕是到了最后一刻,依然是不甘失去高高在上的地位,宁可拉着多元宇宙一起灭绝。
重生之逆旅
这其中有太多的陷阱,若不是他,别的任何人族英豪估计都会上当受骗,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把位置让出来的。
重生之完美主义 狐小润
虽然他也是万分惊异,除他以外,这个时代难道还真有人族的天命之子?
能够在失去了大领主之后,这么短短几年里就囤积出巨大的力量来?
要知道永夜爆发之后到现在,时间也不过只过去了几个月而已,换言之,那怕这个人是从永夜降临的第一时间就成为了超凡,几个月里面也最多在二三阶而已,顶破了天,让他成为传奇位阶,而要以传奇位阶的力量来对抗圣位,这简直就如同蚂蚁要去毁灭恒星一样不可思议,但关键的是这人还做成了,这让昋都完全无法去理解。
那可是圣位啊,在调律者出现之前,整个多元宇宙真正的神灵与支配者,那怕只是普通圣位,那怕是永夜降临限制了其许多力量,这也不是凡物可以想象的强大。
昋对这名击杀了圣位的人族英豪产生了兴趣,但也仅此而已,现在的他要立刻启动自己的后手,虽然无法做成第一,但是第二个击杀了圣位,领导人族气运的人族英豪,其实也不会差上太多……好吧,其实差了许多,但并非没有希望登顶。
譬如昋就知道一些偏转态中常出现的情况,人族有传言的两个大部族,第一个领气运者是黄,第二个领气运者是炎,虽然炎差了一步,到最后也是步步都差,只能够与黄部族进行融合,但是炎部族也是占据了其中的大份额。
昋的后手就是当初他在降临时,抹去了自己的绝大部分记忆,同时也在那时候埋下了一些暗手,而这暗手之一就是智械。
一顾倾城:绝世女相
此智械,并不仅仅只是智能机械的说法,当时他埋下的暗手是调律者的能力,他之所以能够从偏转态来到这个世界,背后就有着调律者体系的全力协助,这是唯一能够对抗圣位的人类体系,也是唯一能够对抗万族暗面的力量体系,当时昋就将他降临时的载体全部化为了智械,由调律者力量所进化的智械。
地球護衛軍
调律者乃是以有限追求无限的力量集合,想要掌控调律的力量,就必须要抛弃一切有限的常识,换言之,所有的调律者都是疯子,而且都是那种无法理解的疯子,同时还具备着类似模因一样的状况,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可以与圣位,与万族暗面之力对抗。
“……这就是我的打算了。”昋对着女智者说道。
女智者有些思维混乱,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同时说道:“你等一下,我归纳一下……你在很早之前,就埋下了一个伏笔,就是你目前的调律者力量,但是其载体是智能机械,这些智能机械可以屏蔽圣位与宇宙天地的关注,它们会静静的自我复制,同时扩展开来,对吧?”
昋点头承认,女智者又继续问道:“然后……你在当时还有着权柄时,就对这些智械下达了追杀你的命令,对吧?”
昋再次点头承认,女智者就揉着脑袋无奈的道:“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呢?为什么是追杀你呢?”
昋就嘿嘿笑道:“因为除了追杀我,我还能够下达追杀圣位的命令吗?先不论还没成长起来的智械能够做些什么,就说我的敌人,可不是区区一两名万族圣位啊,那怕我更改这些智械的目标为万族最强的先天圣位,那么将这些圣位毁灭之后呢?智械就会失去束缚,形成灾祸,嘿嘿,这可是调律者所构成的灾祸啊,那怕是不如永夜,短时间内爆发出来也绝非等闲,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所以倒不如将目标定位在我身上,不用时,我就屏蔽自身,等要用时,我就感召这些智械体,它们要来追杀我,自然也可以成为我的力量,只要我不死,它们就会一直被束缚着。”
女智者就盯着昋的眼睛问道:“那你若是死了呢?”
“……我死之后,那怕洪水滔天?”
昋回答了这么一句,他就站了起来,同时对女智者道:“这里的百万人类,这一战不需要他们了,你帮我管理好,等我拿到了圣道凝聚,我们下一步就去夺取净化禁地,有了大本营,就有了凝聚气运之根基,未来许多事情都还要仰仗你,这些人族未来也是我们的根基,你帮我看好他们,十日之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十日之后我若不死,必会回来。”
女智者愣了一下,立刻就问道:“你要去干嘛?”
昋就看着远处黑暗,良久后才说道:“我要前往那圣位所在之处,同时放开我自身的全部限制,吸引智械到来。”
“现在,我要先去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