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1p4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ptt-第1333章 不是說好的滅絕是魔頭嗎?閲讀-azbsm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小說推薦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无量大师给出的答案,对于现在的江北来说,无疑是一种噩耗。
虽然这几天老爹挺给力的……
但是毕竟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只能在背后鼓捣一下,刷分刷的并不爽利。
而就算是这样。
逆天妖決 迷路的小野兔
他小系统也攒出了七十万左右的怒气值。
这足够他连点三次了!
那就是封川四阶。
半步主宰境的无量大师,无法对抗三个重伤的主宰境君王,就算是无量大师晋级为真正的主宰境。
在三大主宰,且有一个是主宰二阶,人家又有强横实力,又有地狱君王这么个变数的情况下……还是很难的。
看破不说破。
所以,留给江北选择的空间并不多了。
他想趁此机会,一鼓作气的把圣城的水彻底搅浑,就必须要抓住现在的机会。
等再过半个月,那无量大师升级了,那三大君王也恢复了一些了,还是不行。
可现在又无法晋级……
江北揉了揉自己的大光头,很是烦躁。
突然!
江北灵光一闪!
如果加上一个魂体,但却能发挥出真正主宰境的苍天老头的话呢?
半步主宰境的无量大师,加上一个魂体能达到主宰境实力的苍天老头!
答案是肯定的。
哭夜之鬼传 四片叶的三叶草
但在魂体情况下,又失去了登天山内部那庞大“识海”温养的苍天老头,其实也是很危险的。
苍天老头并不能去大肆用自己的魂体来战斗。
最多,充当一下在旁边掠阵的作用。
所以……
结局就是,且抛开这两位“底牌”大佬的恩怨不谈,结局依旧危险无比。
如果能加一个封川五阶的强者呢?
江北冷静了下来,继续分析着现在的情况,他这回是真的发了狠了,甚至都把自己给算上了!
积累了这么久的怒气值,也该试着加一下点了。
封川五阶,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又有对抗能抗耐草的魔域君王的情况下,其实是有一点作用的。
反倒是一旁的无量大师, 只能这么等着江北思索。
江北的眉头愈发紧皱。
这对他这么一个稳重的人来说,这种方案是极不可取的。
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
一周,已经是他能等的极限了。
结果也就如现在所见,并不好。
甚至,就算是现在可以对抗了三大君王,那三年后呢?
三大君王实力恢复得七七八八,那么他们该怎么办?
就算无量大师搞个什么厚积薄发……一举搞到了主宰境二阶。
加油啊魔者
那也断然不可能是老牌强者血狱君王的对手,更重要的是,自身的血脉问题,在搏杀中,魔域的君王有他们庞大的血气,以及那坚韧的肉身为底气。
我的貼身大小姐
事态依旧不容乐观。
曾經年少不輕狂
江北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点上一根烟,让自己尽量放空心神。
要为三年后做好准备,到时必须要拿出能压住三大君王的底牌。
打得过一时,不一定永远都能打得过人家。
什么血脉尽碎,被仇家灭的仅剩一个的那种绝世废材,然后突然就成神了……
这种剧情小说里太多了!
还是得干!
先把眼下给稳住了再说。
江北目光沉重,右手攥紧了拳头,俨然是做好了决定。
“大师,计划不变,今晚我们得动手了。”江北认真道。
“没问题。”无量大师淡然点头,一副认真地样子。
“我先回去了,无量大师,您跟我爹去就行。”
“明白。”
无量大师转身离开了,而江万贯也在门口等着他。
至于江北为啥不参合了……
三万块上品灵石那可是伤筋动骨的事儿啊!
老爹那大财主愿意去,为啥不让他去?
至于危险?
哪有危险?
无量大师这种强者,别说是两个黑煞了,就是把那炼魂也给加上,也不是问题!
一巴掌就抽死!
江北依旧坐在老树下,认真地考虑着后续的方案。
天蒙蒙亮,这俩人便回来了。
江万贯略显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这是……一宿没睡?
地上一堆烟头。
很明显是遇到烦心事儿了。
江万贯没由来的一阵开心,但是又想到了刚刚在炼魂面前……老脸一红,算了算了。
“爹,你们回来了?”
就在江万贯准备悄悄溜走的时候,江北却是抬头了。
“嗯。”江万贯轻咳一声,声音没什么波澜。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没出危险吧?”江北问道。
“还行吧,那黑煞两个聚在一起,亏了无量大师法力高强。”江万贯摸着下巴。
“嗯……”江北点了点头,便没再多说。
见状,江万贯也是乐得其所。
他自然不会告诉江北,在炼狱一族那边,他让无量大师给那炼魂的实力压到了封川一阶。
然后他拎着自己那刚被搞到了道器的大砍刀,对着那狼崽子一顿砍的潇洒风范。
多少有点害羞。
不过对于这小儿子,这般淡然,江万贯是没想到的。
索性就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
“黑煞死了!”地狱君王猛地抬起头,脸上尽是愤怒!
“炼魂也死了。”炼狱君王也沉声说道。
“什么人做的?”坐在中间的血狱君王缓缓睁开双眼,沉声问道,果然,圣城是有人在作祟,但是这一次,抓到你了!
“两个中年人,一个是光头……”地狱君王沉声说道。
黑煞是他一手造出来的,只要他舍得分出心神,自然是可以附着在黑煞的灵魂上的,看清了那来者的模样。
“实力如何?”血狱君王问道。
“很强,但是并没有进入主宰境,不过并不远。”地狱君王沉声道。
女學生的男老師
“是那光头?”
“是。”
“上次,炼魄曾来过,说了冒犯我圣城的灭绝,就是光头,但是是个面容俊秀的,并非中年人。”地狱君王的声音愈发沉重。
“那这两人是谁?”
“那个光头,像是佛门之人,但不管如何,他是那些修炼界所谓的正派,并非是鹏魔王那等魔修。”
“?”
事态好像,出了点问题。
那灭绝不是自称是什么天命魔尊的亲传弟子吗?这名号听着就尼玛挺唬人。
但是结果是个秃驴?还是正派?
正派的,你跑我们魔域来干什么玩意?
而且,他们是哪里过来的……
这是个不得不去考虑的问题。
“现在怎么办?”
“不急,还有十天,既然地狱君王已经看到了他们,我们便可以在十日后出手一次,区区半步主宰,我们三人足以灭掉。”
三人对视一眼,没有犹豫。
相比于着急恢复身体,他们还是觉得应该先清掉内部的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