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4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二百七十二章交易看書-koogz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那个时候就觉得高煜铭说的这句话似乎别有深意,只是那天高煜铭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他不会告诉她要做什么。
直到那天,南意棠从房间里被他们带出来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们要干什么?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小馒头还在房间里,孩子因为突然的动乱而害怕不已,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
血族殿下抱壹抱
“别怕,宝宝,别怕。”
最高至尊
南意棠挣扎中硬是被他们拉着离开了房间,孩子的哭声被封闭在了房间里,门一下子被关上了。
噬灵传说
南意棠上了船之后,就被用一块黑布蒙上了眼睛。
“高煜铭?高煜铭?你又想怎么样?”
没有人回答她,高煜铭似乎并不在。
重生之醫門毒女 兔子不吃素
南意棠的心里是不安的,因为最近高煜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目光也越来越阴沉,说的全都是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可是南意棠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们是在酝酿着些什么,而这一切都有可能跟秦北穆有关系。
秦北穆看着昏睡中的秦北越有些苦恼,从他找到秦北越到现在已经半个月的时间了,秦北越还是没有醒,而南意棠不知所踪,只有秦北越知道她的下落,他找了很久,还是没南意棠的下落。
如果早知道会有那场爆炸的话,秦北穆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南意棠给送回去,爆炸的时候,他尽管已经努力的从爆炸中心逃出去,然而还是被爆炸的余波震伤,从山谷上掉了下来。
带着伤,通讯设备也被损坏了,秦北穆只能自己徒步从山下赶回来,他一路上也是心急如焚的,想着南意棠跟秦北越在一块,应当不会出事。
可是赶回去的路上,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秦北越,他身边的几个人都受了重伤。
把人救了,回到营地的时候,发现南意棠并不在这里,一问才知道,原来南意棠高烧不退,原本秦北越是要带着人回去就医的,没想到在路上出了事。
其他的人都在,唯独南意棠不见了,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救治中,除了秦北越,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死了,南意棠的下落也因此成了谜。
秦北穆心焦,看来,南意棠应当是落到了那些人的手中。
他现在虽然反杀,已经搜集到了所有的武器,也成功的抓到了沈安斌,可是如果南意棠落到那些人的手中,对方也就完全的捏住了他的软肋。
无忆 七缀
秦北穆在仔细思索之下,还是没有对沈安斌动手,沈安斌的这条命,很有可能成为他跟那些人谈判,保证南意棠安全的筹码。
对那些人的试探,终于有了回应。
“老板,这是那边递过来的消息,说是明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在云巅峡谷见面,说,让我们带上沈安斌,他们会拿着足够的筹码来交换。只是,我们带的人不能超过十个。”
手下在说完了之后,又顿了一下。“他们还说,要您亲自过去,点了您的名字,说,如果你不去的话,他们将会拒绝交易,那个人,你就再也见不到了。”
“足够的筹码?”秦北穆蹙眉,“他们说了是什么吗?”
“具体的没说,不过他们透露,必定是老板心下最焦急的。他们说,老板可以选择不去,但机会只有一次。”
“他们倒是很豪横。”
“那老板,怎么回复?那些人,明显就是为了让您出手才会如此逼迫。这很有可能是个圈套,老板,您最好还是不要过去。”
沈安斌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虽然是重要的,但也没有到了非他不可的地步;然而南意棠的存在就不一样了,她是秦北穆的无可替代,秦北穆没有办法拿她去冒险,所以兜兜转转,秦北穆是处于被动的状态的,他只有答应,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告诉他们,我会准时去的。最好他们的筹码,不要让我失望。否则,结果也一定会让他们失望。”
南意棠失踪了半个月,外面有可能会发生任何事情,秦北穆不敢心存侥幸,急切的想要在第一时间看到她。
那个峡谷,地处偏僻,地形也非常的崎岖,不是个容易动手的地方,秦北穆带人赶过去的时候,高煜铭已经在那里守着了,他们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高煜铭?”秦北穆蹙着眉头。
黑暗歌谣
“秦先生,好久不见啊,你果然还活着,终于肯现身了。”
“为了找我,你们废了不少功夫吧,到处找人,处处试探,如今我来了,可称了你们的心了?”
秦北穆走了上去,“让我来,我也来了,沈安斌在此,我要的人呢?”
“秦先生你先别着急,你今天带的是一个筹码,可我手上的是两个筹码,不知道,你带着沈安斌过来,是想换哪一个呢?”
高煜铭依旧带着那样人畜无害的笑容,他是讨厌秦北穆的,不仅仅因为秦北穆的手上沾染着自己父母的鲜血,更因为他只是站在这里,就始终带着一股迫人的势力,仿佛这天底下,都是应该让他这样睥睨的,明明此刻秦北穆是站在低处的,仰望着自己的,怎么还能如此的不可一世?
“两个筹码?”
秦北穆蹙眉,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两个人,第一个是南意棠,那么第二个……
“妈妈……”
小馒头在哭,小孩子被绑着手,被绑在一个竹竿上,而另一边的,则是南意棠。
“秦北穆!”
今生与君若相惜 笑靥陶夕
南意棠眼睛上的黑布终于被扯掉了,眼前的一幕逐渐变得清晰,她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竟然是被高煜铭当成了威胁秦北穆的筹码,怪不得高煜铭会说那样的话,他根本就是要拿她跟孩子来做交易品。
“棠棠,你别怕,我来了,就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我没事。”
南意棠的双手也是被捆着,由于这样被掉在半空中,她的手被拽的很疼,难受的很,冷冷的看着高煜铭。
虎妻兔相公
荆棘之王冠 花落茶凉人已走
“高煜铭,你可真是卑鄙。”